我维和军官:中国军人永远视国家形象高于生命

执行运输任务途中的张勇。甄玉改摄

执行运输任务途中的张勇。甄玉改摄

  本报记者 黄 超 吕德胜 特约记者 魏 国 特约通讯员 李德营

  “你以一种远见领导中国分队/为南部苏丹人民带来希望/为加扎勒河州带来和平与发展/我们非常想念你/你在我们的记忆里长盛不衰/你撒播的和平、发展、前进的种子遍地成长……”

  这是一首来自万里之遥非洲苏丹的诗歌,作者是联合国苏丹特派团二战区首席长官弗莱德·巴比先生,他并不是一位职业诗人,却被一位中国维和军人深深打动。在他的眼中,这名中国军人恰如德国诗人荷尔德林那经典名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以无畏的人生态度和超越的人生境界带给非洲人民无限感动。

  这首《致张指挥官》诗歌中颂扬的主人公叫张勇,现任济南军区联勤某分部副部长。他两次带队赴苏丹瓦乌执行维和任务,创造了中国军队参加国际维和史上20多项第一,两次被联合国授予“和平荣誉勋章”和“特别贡献奖”, 两次荣立二等功,被国防部表彰为全军维和工作先进个人。

  张勇用一腔真情在异国他乡的红土地上铺就“中国路”、架设“中国桥”、播洒“中国情”,以实际行动浇灌着中非友谊之花。今年11月12日,他接过了“第二届中非友好贡献奖”的奖杯,成为“感动非洲的十位中国人”中唯一的军人。

  “无论中国维和部队创造怎样的奇迹,都不会让人惊奇”

  2006年5月,根据联合国决议,我国首次向苏丹瓦乌地区派驻维和部队。作为维和指挥部主任兼运输大队大队长的张勇,与队员们一起面对的不仅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灌木丛,还有野狗和苍鹰。当时,苏丹的雨季马上就要来临,而先期到达任务区的肯尼亚、印度等国的维和部队的营区已经初具规模。

  “我们一定要在雨季前把板房盖起来!”张勇带领大家冒着高温,不分昼夜地连续作业。

  那是怎样一段日子啊,没水、没电,渴了喝点自己带的矿泉水,饿了就吃罐头,困了就在简易帐篷甚至是集装箱里“猫”一会儿……进驻任务区第9天,张勇和一些队员相继感染了疟疾,体温一度达到40摄氏度。板房还没盖好,他实在躺不住,偷偷吃上几片药,拔掉针头又跑到工地上。

  一天,他刚想找个地方休息会儿,突然,一声响雷从头顶滚过,暴雨如注。刚刚盖起还没来得及加固的板房,眨眼间被狂风吹倒。张勇用力擦去脸上的雨水,坚定地走向凌乱的工地。他的气势感动了官兵们,大家全部围拢过来,工地上又是热火朝天的劳动情景。

  奋战40天,他们以最高的标准、最快的速度在不毛之地建起了功能齐全、整洁漂亮的板房,升旗台、足球场、俱乐部等营区配套设施也相继建成。“中国速度”、“中国质量”、“中国标准”由此享誉当地。特意前来视察的联苏团总司令里德尔中将冲着张勇竖起大拇指:“中国维和军人的标准就是联苏团的标准,中国维和部队的质量就是联苏团的质量。”此后,其他几个国家的维和部队相继来到这里参观学习,并陆续建起了自己的板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勇带领中国官兵出色完成了各项维和任务,运输分队被授予联合国“特别贡献奖”,包括他本人在内的6名官兵被授予中国维和史上首次“特别贡献奖”。

  2007年7月,分部接到了组建第三批赴苏丹维和运输大队和医疗队的任务。已经返回国内的张勇又递交了申请书,被任命为维和部队指挥部政委兼运输大队大队长。

  一次,部队接到了赴阿维尔运送一批大件装箱物资的长途运输任务。当时,苏丹已提前进入雨季,道路损坏严重,特别是中间还有一段约3公里长的单行沼泽路段。如果再有一场大雨,车辆就可能被阻在半路上。

  经过认真准备和详细计算,张勇大胆决定:车队当天往返。

  漫天的红尘、崎岖的道路、遍地的弹坑,经过近6个小时的艰难行驶,车队在近50摄氏度的高温中驶进了阿维尔,官兵们顾不上休息就开始卸载。170个木箱,平均每个300多公斤,要从1.5米高的车厢内徒手卸下,没有装卸机械,张勇就带领大家肩扛手抬,用木棒向下滑。胳膊磨破了皮,手磨出了血,大家没有一句怨言。

  卸载完毕后,已是14时整。根据经验,这个季节的大雨一般在15时之后来,于是张勇命令立即出发,穿过危险路段再吃午饭。

  15时10分,车队顺利通过沼泽路段,5分钟后,一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19时,车队胜利返回UN城,中国维和部队又以最高的质量、最快的速度创造了奇迹。联苏团部队总司令里德尔形象地说:“联苏团二战区的工作是在中国运输分队的车轮下推进的!”

  期间,张勇团结带领官兵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纪录:在任务区部署时间最长,应对突发事件最多,执行长途运输任务里程最远,受联合国表彰人数最多,疟疾发病率为零,联苏团打破惯例提前两个月在春节当天为中国维和部队授勋……

  联苏团二战区司令东宝上校对张勇说:“无论中国维和部队创造怎样的奇迹,都不会让人惊奇。”

  “使命在肩,我无所畏惧、义无反顾”

  瓦乌的安全形势十分严峻,流血冲突时有发生。两次维和,张勇共有513天在任务区,多次带队执行运输任务,先后面临12次冲突和骚乱的严峻考验。

  2008年4月17日,正在输液的张勇得到报告,距营区3公里外的瓦乌集贸市场发生枪战,我维和部队有7台车辆被挡住去路。张勇一把拔下针头,一边向战区司令部汇报,一边召集应急分队集合出发。通信员冯兵抱着他的防弹衣没来得及跑出房门,张勇的指挥车已经疾驰而去。

  面对冲突双方持枪对峙的士兵,张勇临危不惧,一边指挥应急分队疏散掩护,一边指着臂章上的五星红旗高喊“China!China!”想方设法协调车辆绕行。两小时后,车队安全返回营区。

  早在张勇第二次递交维和申请书时,就有人问他,明知维和既艰苦又危险,还抢着去干嘛?他淡然一笑:“使命在肩,我无所畏惧、义无反顾!”

  苏丹南部道路毁坏严重,疑似雷区遍布,给张勇和他的战友们外出执行任务带来极大的困难。2008年2月26日,执行长途运输任务的车队行至瓦乌至伦拜克约170公里处时,一座危桥拦住了去路。3米宽的桥面用薄薄的钢板铺成,4个桥墩中有3个有十几厘米的裂痕,还有一个坍塌了三分之一。原来6个填满沙石支撑桥面的汽油桶,现在只剩下4个。

  “我来试一下!”张勇看了看桥面,毅然走向驾驶室。

  “我来!我来!”七八名官兵都抢着开第一台车。

  “还是我来吧,我有20多年的驾龄,这段路我上次勘察过。”张勇熟练地挂档、踩油门,车辆缓缓地驶上了危桥。

  桥面颤抖着,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1米,2米,3米……

  “啊!”桥面上的一个坑使车辆出现了倾斜,好几个人不禁叫出了声。

  好在没有问题,安全通过后,大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逐辆通过、低档前进、保持匀速!”在张勇的指挥下,车队顺利通过了危桥。

  作为一名肩负重任的维和指挥官,张勇有自己的担当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