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空降战车铁路机动全程:需乘拖车去车站

空降战车新华军事记者郑文浩摄

空降战车 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 摄


空降战车利用悬挂系统降低车体高度,注意战车左、右侧高度对比新华军事记者郑文浩摄

空降战车利用悬挂系统降低车体高度,注意战车左、右侧高度对比 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 摄


军列缓缓驶进 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 摄

军列缓缓驶进 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 摄

  新华网消息 (记者郑文浩):"人员车辆集合完毕!",随着一位军官的报告,各种发动机的轰鸣声开始响彻在湖北省某地的国道干线上。

  记者作为临时增加的编外人员,有幸参加了这次空降兵某部以信息化条件下大规模作战为背景,以多方式多线路机动为方法的综合演练。记者将随铁路机动的部队前往演练地域。

  各国空降部队,历来以快速反应和远程机动而著称,但是这种快速反应往往以牺牲部队火力和防护性作为代价。如何让重型机械化装备和空降兵相结合,让凶猛的老虎插上双翅,是各国空降兵部队长久以来思考的问题。从和平使命系列演习到刚刚结束的国庆阅兵,中国空降兵部队的新型空降战车以其强悍的火力、能直接空投等特点,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

  在国庆阅兵演练中,空降兵战车和主战坦克、新型履带式步战车、新型两栖步战车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从体积和重量来说,空降战车可以说是我军最小的履带式地面作战装备。可就是这位"铁甲小弟"的湖北--河南"一日行",让记者充分领略了机械化装备运输的特点。

  坐着拖车去车站

  说是铁路机动,但没有几个部队的驻地能够挨着火车站。因此重型装备从驻地到火车站,经常要经过摩托化的运输手段。

  以记者目击情况来看,空降战车都是装在专用的拖车上从营区鱼贯而出。用一句不太恰当的比喻,这些昂贵的主战装备,是"八抬大轿"请出来的。这恰恰体现了机械化装备运输的特点。其履带式传动系统的复杂性和低可维护性,决定空降战车不可能经常直接走在公路上招摇过市。

  在车队向火车货站机动的过程中,沿途路口都有部队的士兵站岗值勤,确保行进道路的畅通与安全。据带队的梯队长刘卫荣介绍说,由于装载战车的拖车都是超长、超宽甚至超重的车辆,因此在城市中的摩托化开进,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行动。既要保证部队车辆安全、快速行进,不掉队抛锚,也要不影响城市居民的交通秩序,因此路线的选择、进入的时间、各方面的协调,都需要各级指挥员周密的策划、细致的组织和有力的执行。

  这队空降战车成为武汉市的一大风景。很多行人指指点点,更有人掏出手机来拍摄。"过两天可能照片就上网了。"记者随口说了一句。"很有可能,现在部队隐蔽开进的难度越来越大了。"一位同车的军官答到。

  五花大绑来伺候

  在货站,一辆辆空降战车从拖车上开了下来,排成一列,等待向火车上装载。这些空降战车刚刚参加完国庆阅兵,可以说是"刚下阅兵场,就上练兵场"。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火车装载是按照先小后大,先易后难的顺序来进行的。首先是对后勤保障的一些轮式车辆进行装载,然后是重型的履带式空降战车。由于此次跨区演练目的地不能提供专用拖车,因此最后大型的专用拖车也要实施装载。

  "向左、再向左一点!"一名身穿迷彩服的士官,一边打手势一边喊话,而在他面前,一辆涂有蓝白数码迷彩的空降战车,发动机喷口冒着烟,履带"咯吱咯吱"地缓缓碾过"渡板",驶上平板列车。这是记者在"空降机动-2009"某部铁路机动装载现场看到的情景。

  和我军其他履带式车辆不同,空降战车最大的特点就是液气悬挂装置。空降战车在开到列车平板车的装载位置后,会利用悬挂系统把车体的高度降低,以降低车体的重心,进一步提高稳定性。这个过程其实很短,也就是8-9秒的工夫,悬挂系统就把车高降下来了。有的战车先收起一侧的高度,然后再降低另一侧;而有的则是先把车体后部的高度降低,然后再降低前部的高度。这时候的空降战车,看上去很像一只雌伏的猛虎,静中寓动。

  空降战车固定相对简单,用方木固定履带,再用钢丝穿过战车侧面的固定环,和平车固定即可。真正麻烦的是拖车的装载。拖车有10个轮胎需要用专门的三角木来固定。而且拖车没有固定环,就要用钢丝穿过轮箍或者传动轴来把车体加固捆绑在车体上,可以说是"五花大绑"。如何进行"加固捆绑"?这里面就有学问了。不同位置该用哪种直径的钢丝,该采用哪种捆绑方法,这些都决定了能否既快又安全地将车辆装载到火车上。

  从公路摩托化机动状态转变为铁路装载状态,总共耗时4个小时左右。装载结束后,货站所在的军代表、带队梯队长以及铁路的相关人员还要进行联合检查。不单单是对装备加固、苫盖的检查,还要查找是否有危及铁路运行安全的漏洞存在,确保万无一失。

  "这次铁路机动,是对部队基层主官在远程机动作战中指挥、管理、协同素质的综合考验和学习过程。"现场一位高级军官这样对记者说。而繁琐、紧张、忙碌则是记者作为一个局外观察者的一些直观感受。真是没有想到铁甲战车在战场上耀武扬威的背后,需要这么多人员、装备的支持。

  卧铺车厢的闲聊

  "记者同志辛苦了,我是这次铁路机动梯队长刘卫荣。"

  "哪里哪里,部队还为我安排了卧铺,很照顾了,战士都是坐的硬座车!"

  "看了我们铁路装载有什么感觉?"

  "很繁琐,很麻烦。"

  "这不算最复杂的,空降战车如果要实施空降,光是伞具的折叠就需要6个人工作9个小时。"

  "我以为现代高技术战争都是天马行空……"

  "再高技术的战争也需要把实际的人员、装备投送到战场上去,而这个力量的投送过程,同样是对一支军队作战能力的考验。"

  "是不是我们还缺少投送的力量,比如说大型运输机?"

  "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从前我们没有大型运输机,就不能遂行作战任务么?显然不是。立足于现有的运输手段实现作战意图仍然是很重要的。就拿这次演练来说,很多刚走进部队的年轻指挥员就学习到了铁路机动的经验。"

  "看来铁路机动不是从驻地运到货站听起来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