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称张学良无愧于千古功臣称号(图)

吕正操(图右)与老友张学良

吕正操(图右)与老友张学良


吕正操(左)与聂荣臻

吕正操(左)与聂荣臻


吕正操将军与家人

吕正操将军与家人

  吕正操说:“他(张学良)一生志在国家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民族。他走了,留下了一个永远的遗憾。”吕老所谈的话题,有的还没有定论,在历史学界存在争议。是耶非耶,请读者鉴之。

  1922年春,加入张学良军队

  毕业后,在张学良身边工作

  1936年12月,吕正操亲历西安事变

  在晚年,吕正操回忆说:“我和张学良是同乡,他也是辽宁海城人,对我特别关照。”

  张学良过世后,吕正操在唁电中写:“张学良将军生则功盖祖国,逝则重于泰山,无愧于祖国人民称之为千古功臣、民族英雄的伟大称号。”吕正操说:“他(张学良)一生志在国家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民族。他走了,留下了一个永远的遗憾。”

  ●对“西安事变”的评价,吕正操赞赏美籍华裔学者唐德刚先生的一句话:“‘西安事变’简直扭转了中国历史,也改写了世界历史。”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过《天行健——百岁开国上将吕正操》一书,图文并茂地展现了这位开国元勋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2006年12月,《南方周末》前主编赖海晏访问了这本书的作者方小宁女士,请她谈一谈吕正操眼中的张学良。 

  赖海晏:“九一八事变”中,张学良受了很大冤屈,被人说不抵抗,满含悲愤。(编者注:历史学界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九一八事变”中蒋介石并未下不抵抗命令,而是张学良自己下了撤退命令)吕老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方小宁:吕老的观点很明确:蒋介石是对日不抵抗主义的决策者,张学良曾是某种程度的执行者。1929年东北易帜后,为与南京政府保持一致,张学良执行并发布过对日不抵抗命令,但与蒋介石战略上一意孤行实施“不抵抗政策”有着本质区别。从执行不抵抗命令到放弃不抵抗命令,张学良有一个认识过程。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前后,张学良先后6次公开执行蒋介石对日不抵抗命令。但9月23日起,张学良就电令张作相、米春霖、唐聚五、诚允、李杜、马占山在锦州(通化)、宾县(依兰、梨树镇)、龙江(海伦、黑河)等地重建或改组了辽、吉、黑3省抗日政府和抗日军队,与日本帝国主义及汉奸策动的傀儡政权和伪军对峙,实际已经放弃了执行对日不抵抗命令。

  以后,从苦谏、诤谏、哭谏到兵谏,发动“西安事变”,都是张学良要抗日的宗旨使然。而且,蒋介石一天到晚拿张学良的部队打红军,在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对抗中消耗东北军。

  吕老曾回忆说:“那时,我也在东北军。张家父子苦心经营的东北军在地方军阀中最强,可是‘九一八事变’前夕大部分被调往关内打蒋冯阎大战。蒋介石一贯主张‘攘外必先安内’,东北剩下的守军王以哲的第七旅也接到了蒋介石下的命令‘无论如何不准抵抗’。这以后,日本人把东三省,加上热河也占了。张学良在热河失守后召见我,听取战事汇报。谈话间他下决心地对我说:‘东北军就是全部牺牲了,也要和鬼子拼到底!也要对得起东北的父老乡亲!’可是,第二天,蒋介石和张学良在保定见面,蒋对张说:现在这个火坑是你跳还是我跳?还比喻船只能上一个人,是你上去,还是我上去。张学良那时候拿蒋介石当上级。蒋介石是司令,他是副司令。张学良说:‘那自然是我下野了。’”

  吕老特别强调:“九一八”完全是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把东北让了出去。他说:“一定要看到,当时不是日本强得不得了,中国什么都不行,东北在政治、军事、经济,工矿业、运输业、农林业,财政金融、对外贸易、文教体育、科技卫生各方面发展不错。那时,即使蒋介石的部队也没有东北军的装备好。张学良‘不抵抗将军’的帽子应该摘掉。”

  赖海晏:“西安事变”至今六七十年了,各方面都希望还其真相。在吕老的一生中,亲历这一事变是他一个很重要的经历。

  方小宁:“西安事变”发生前的1936年10月,张学良把时任东北军647团团长的吕正操从一线部队调到张公馆,负责保卫工作。“西安事变”前后,吕正操还负责过值班电话,这个工作也挺重要,不能透露出去或漏掉一些信息。据吕老回忆,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时,最后跟他们开了一个会,张学良穿上军装,非常严肃地跟部属说,他一定要送走蒋介石,假如不送走蒋介石,怕会发生更大的内乱,因为当时有好几种势力都要抢夺中国的最大权力。张学良说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把蒋介石送回去,稳定全国的局势,不能引起更大的内乱。周总理说张学良“就是看《连环套》那些旧戏看多了,他不仅要‘摆队送天霸’,而且还要‘负荆请罪’啊!”但张学良有自己的道理。

  对“西安事变”的评价,吕正操赞赏美籍华裔学者唐德刚先生的一句话:“‘西安事变’简直扭转了中国历史,也改写了世界历史。”吕老认为恰恰是张学良和杨虎城救了蒋介石。据《南方周末》

  【结缘】

  老乡老师

  ●“张学良是讲武堂第1期毕业的,当时任讲武堂监督,因此我们不仅是同乡,他还是我的长官和老师,尽管他只大我三岁半。”

  吕正操在张学良的卫队当上士期间,张学良看他的字写得不错,便推荐他于1923年冬考取东北讲武堂第5期。“张学良是讲武堂第1期毕业的,当时任讲武堂监督,因此我们不仅是同乡,他还是我的长官和老师,尽管他只大我三岁半。”

  从讲武堂毕业后,吕正操在张学良身边工作了一段时间,曾任他的少校副官、秘书、参谋处长、团长等职。

  原以为扛枪就能打日本的吕正操,在东北军里,心情一直不尽舒畅。因蒋介石下令不抵抗,东北军撤到关里,离乡背井,家破人亡,还受“亡省奴”之辱;东北军长期受蒋嫡系部队排挤、歧视和打击,待遇很不平等;再加上西安事变后,逼蒋抗日的张学良被扣押,这一切使吕正操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要想抗日救国,只有跟着共产党走,在旧军队里是毫无希望的。

  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吕正操,率六九一团走上抗日之路后,已被蒋介石软禁起来的张学良,曾让他的弟弟张学思转告吕正操:“这条路走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