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与张学良:割不断的世纪友情

1991年,张学良与吕正操在美国曼哈顿街头

1991年,张学良与吕正操在美国曼哈顿街头

  张学良曾经与很多著名的共产党人有过交往,有的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有一位共产党高级将领,和张学良同为辽宁海城老乡,在东北军时曾任张学良的副官。他就是1955年授衔的开国上将,曾担任过国家铁道部部长、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的吕正操将军。

  民族大义,出于共同秉性

  吕正操的老家在辽宁海城唐王山后村,南满铁路正从村子旁边穿过。那时,猩红的太阳旗,凶恶的铁路巡警和吐着长舌的狼狗,使中国人不敢贸然靠近。山后村乡亲到村西头种地不得不经过铁路,时常遭受日本人的辱骂和毒打。吕正操的祖父和大伯父都是由于过铁路而被日本警察砍伤的。吕正操少年时代就懂得了什么叫国耻家恨。

  1922年春,17岁的吕正操听一个远亲说,张大帅的儿子张学良有现代思想,他的卫队旅是新式军队,很看重年轻人。他怀着当兵扛枪,有一天能打日本鬼子的强烈愿望,在那位远亲的引荐下参加了东北军,在张学良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当兵。

  不久,卫队旅的旅部招考文书,因部队中绝大多数人是文盲,上过小学的吕正操被考官选中了,调到旅部副官处当文书,有了和张学良直接接触的机会。吕正操举止稳重,谈吐得体,字也工整漂亮,深得张学良的赏识。次年冬,张学良推荐吕正操报考讲武堂,考取了第五期。吕正操的数学、几何、化学、英语等基础,就是在讲武堂学习时打下的。

  讲武堂是东北军的最高学府。张作霖开办讲武堂第一期时,张学良和东北军一些高级军官子弟是学员。张作霖责令教官从严管教,把少帅当一个普通学员。张学良不负其父的期望,学习刻苦,守纪自律,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吕正操与张学良同样受训于讲武堂,虽然有时间的前后,按现在的说法,也算是“校友”了。

  从第四期起,张学良兼任讲武堂监督,就是校长。因此,吕正操与张学良又有了师生的情份。当时张学良踌躇满志,他重视讲武堂,就是期望培养一批新型的军事人才,成为日后辅佐他的左膀右臂。而吕正操这个小同乡,是他十分器重的年轻军官。

  第二次直奉战争,吕正操随张学良入关作战。1925年10月,吕正操从讲武堂毕业时,对于奉军内部派系争斗感到失望。分配吕正操任新兵营长,吕正操不愿意干,干脆离队回家了。12月,张学良在锦州成立三、四方面军司令部,派专人找吕正操回去,担任少校副官,跟随张学良左右。后来,吕正操担任过秘书、参谋处长、团长等职。

  张学良本来打算委派吕正操当师长,受到妒忌他的人反对。后来,吕正操被送到南京陆军大学高级班学习。在南京,一个国民党特务骂吕正操等东北军学生是“亡省奴”,吕正操拍案而起,痛打了他一顿。国民党的报纸登出消息,大标题是:《东北军军阀吕正操行凶打人》。张学良得知后,急电何应钦,调吕正操回部队。

  1936年10月,张学良又调吕正操到张公馆临时服务,担任内勤副官,住在东楼。此时的张学良代蒋介石受过,顶着“不抵抗将军”的恶名,被爱国学生和社会舆论所指责,内心十分痛苦。东北军官兵强烈要求“打回老家去”,不愿意再为蒋介石的“剿共”卖命。张学良曾含泪对部属说:“我一定带领大家走上抗日道路,披甲还乡!”

  10月22日,蒋介石亲自到西安督战“剿匪”,张学良恳求停止内战,团结抗日。蒋介石却对他大加训斥。12月4日,蒋介石率军政高官再次来到西安临潼作军事部署。张学良再次恳求蒋介石不打内战,蒋介石仍不加理睬。张学良请杨虎城去劝蒋介石,还是毫无结果。张学良由“拥蒋抗日”,转为“逼蒋抗日”。

  12月12日,张学良与杨虎城发动“兵谏”,扣押蒋介石,通电全国,提出停止内战等主张。这就是著名的双十二事变,即西安事变。

  应张、杨邀请,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赶赴西安,表达了和平解决事变的愿望。和谈期间,吕正操住在中共代表团楼下,负责接待和警卫。显然,张学良对吕正操是很信任的。西安事变最终和平解决,蒋介石接受了全国人民的抗日要求,此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得以实现,全民族的抗日局面逐步形成。

  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发生两个星期之后,平时很少穿军装的张学良一身戎装,来到吕正操等副官和卫士的住处,把大家召集起来,告别说:他即将伴送蒋介石回南京。张学良的决定,令吕正操和大家感到很惊讶,劝他不要去。他坚决不听,还说三日内准回。吕正操认为蒋介石决不会放他回来,便说:“少帅,要是你三日内不回来,我就回部队去。”

  当周恩来听说张学良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忙赶到机场,飞机已经起飞了。果然,蒋介石到南京后背信弃义,张学良一去不返,在南京成为阶下囚。后来东北军群龙无首,有一部分被蒋介石分化了。1937年5月,吕正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根据中共北方局的指示,率领东北军六九一团走上抗日之路。

  当时,有人把这个消息悄悄转告了被蒋介石软禁的张学良,张学良让他的四弟张学思转告吕正操:必之(吕正操字必之)这条路走对了。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里,吕正操转战疆场,尤其在冀中平原的敌后游击战中声名远扬,成为一位让日寇闻风丧胆的名将。抗战胜利,尽管中共领导人多次呼吁释放张学良和杨虎城,但蒋介石一直对张学良和杨虎城耿耿于怀,不肯还他们以自由。杨虎城后来被蒋介石杀害,而张学良被押解去台湾。海峡相隔,吕正操跟张学良见面的愿望,一直无法实现。

  隔海唱和,彼此心照不宣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海峡两岸关系逐渐松动,蒋介石死后,继掌台湾大权的蒋经国对张学良有了关照,张学良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自由,但处境比原先改善了许多。张学良在台湾的情况通过各种途径传到了大陆。知道张学良历经半生磨难,身体没有拖垮,吕正操十分欣慰,也想有机会找个可靠的人与他取得联系。

  其实,在台湾的张学良非常记挂大陆故旧。1984年6月,张学良侄女张闾蘅从香港来北京洽谈商务,特地去看望吕正操。张闾蘅曾经在台湾照料张学良,她给吕正操介绍了张学良在台湾的生活状况,并说:“我大爷知道我经常来大陆经商,跟我讲,在大陆有两个部属他很想念,一个是吕正操,一个是万毅,让我有机会代他去看望看望。”

  吕正操托张闾蘅带给张学良一副健身球和几罐上好的新茶。他想给张学良写封信,考虑当时复杂的政治形势,生怕给张学良带来麻烦,也就作罢。张闾蘅回去后,很快就把吕正操的礼物送到了张学良的手里。礼轻情义重,这其中的深意,张学良不难体会到。

  1987年初,张闾蘅再次来到北京,带来张学良书赠吕正操的诗一首: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无言。

  这是张学良取陶渊明《饮酒》诗中的句子集成,最末一句在原诗中为“欲辩已忘言”,表达他淡泊人生的心境。

  吕正操读后,也用同样的集句方式,从陶渊明的《读山海经》集成一首回赠张学良: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徒设在昔心,良辰知可待。

  吕正操诗的末句把原诗“良辰讵可待”的“讵”改成“知”,反其义而用之,鼓励张学良振作精神,焕发青春。

  1988年底,吕正操托张闾蘅给张学良捎去新年贺卡。这一年张学良88岁,吕正操又托她给张学良带去祝寿的诗:

  御辇将军堪自豪,

  当年帅气未曾消。

  长命伉俪无衰绝,

  风流人物数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