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酷爱网球一直打到90岁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国铁路交通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铁道兵政治委员吕正操同志,于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

  吕正操同志1934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吕正操出生于辽宁海城,曾任东北军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七七事变”后,日本全面侵华,吕正操率部脱离国民党军,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史上一段段辉煌的传奇。

  解放战争时期,吕正操自1945年10月至1949年5月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1945年10月起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一副总司令员、东北军政学校校长,12月起任中共中央西满分局常委、西满(辽热)军区司令员。1946年1月至1947年12月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员。1948年1月至8月任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副司令员。1948年8月至1949年5月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曾任东北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东北铁路管理总局局长。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0月至1965年1月任铁道部副部长,1965年1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铁道部部长。其间,1954年11月起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1975年8月至1977年12月任铁道兵政治委员、铁道兵党委第二书记。1977年8月至1982年9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77年12月至1983年1月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铁道兵党委第一书记。

  吕正操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幼年有志

  抗战骁将

  提起“西安事变”,很多人不陌生;说起“地雷战”、“地道战”,很多人更是耳熟能详,但或许很少有人知道,说些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往事背后,都有吕正操的身影。他是新中国57名开国上将中,最后辞世的一位名将。

  幼年有志

  目睹日军暴行

  改名立誓抗日

  在日俄战争的战火中,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母亲生我的时候,为了免遭不测,把我藏到柴草垛里。”将军回忆。

  上了4年小学后,穷得连铅笔也买不起的吕正操失学了。当学徒、种地,1922年,17岁的吕正操终于走出了实现自己梦想的第一步,参加了东北军。

  “在我的少年时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痛恨日本兵。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正言’,我自己改为‘正操’,意思就是操练好了打日本侵略军。”将军说。

  吕正操参加的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由于他念过书———即使在辍学后,吕正操也一直坚持着自学,又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1923年冬,被张学良推荐考入东北讲武堂深造。1925年毕业后,吕正操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干事,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一直在张学良身边工作或在他部下任职。

  抗战骁将

  地雷战地道战

  吕司令扬威名

  1937年,吕正操到国民党53军任团长,期间被中共中央北方局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吕正操率部于1937年10月14日在冀中平原脱离国民党军,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上竖起了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

  “那是一个秋夜,天空晴朗,月光明亮,我们大家踏着皎洁的月光,走上了抗日征途。”时隔68年,将军仍清楚地记得那个历史性的夜晚。

  从此,吕正操就率部驰骋在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中的一段段传奇历史。他率冀中军民在反“扫荡”和反“蚕食”斗争中,创造了平原游击战争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新中国成立以后被搬上银幕和舞台的《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以及《平原作战》等影响巨大的文艺作品,都为这一时期的真实斗争作了艺术注解。在白洋淀地区,人民还组织起了水上游击队雁翎队。毛泽东曾表扬他们是“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模范,坚持人民武装斗争的模范。”

  在残酷激烈的作战环境中,吕正操沉着、果决、满怀激情,表现出非凡的军事才能,成为冀中百姓心目中的传奇人物。最多时,他一天之内打过五仗,常常一马当先。

  冀中的“吕司令”,是一个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的名字。

  铁杆球迷

  将军热爱网球

  一生乐此不疲

  抗战胜利后,吕正操又挺进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西满军区司令员,东北铁路总局局长,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铁道兵政委,为中国的铁路交通事业呕心沥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回顾百年的传奇人生,老将军只用了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老将军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头衔:中国网球协会主席。

  算起来,老将军打网球的历史之悠久,确实是当今少有人及。“在东北军跟着张学良先生时,我就打网球了。一直打到90岁。后来实在打不动了,就去发奖。”老将军说,甚至在冀中抗战时,只要战况稍缓,也要跟人打上两局。

  在将军的客厅里,挂着一幅有萨马兰奇签名的图画,还有一组将军打网球的照片,体现着将军对网球的酷爱。“去年李婷、孙甜甜在奥运会上获网球女子双打金牌时,他马上要我们发电报去祝贺。”秘书说。

  上世纪50年代北京的网球场很少,那时,会打网球的人也不多。于是,他就请来了民主党派领导人余心清和老教练们一起打。为了组建中国网球队,吕正操一直催问贺龙元帅:“什么时候成立国家网球队呀?建设场馆要钱我们没有,要人要物我们还是有办法的。”后来,他又找到同样爱好打网球的万里同志,共同发起修建了北京最早的先农坛和体委训练局网球馆。

  与张学良的世纪情谊

  与贺龙、白求恩的战斗友谊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此时,吕正操正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和应邀来西安共商大计的中共代表罗瑞卿、许建国常有接触。

  说起与张学良的离别,吕正操记忆犹新:“西安事变时,我的任务就是保卫张公馆和随时掌握情报。不久,周恩来一行12人到达西安,住在张公馆的楼下,25日下午,张学良身着戎装来到我的住处,他说要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三天后就可返回。当时我就判断蒋介石绝不可能放他回来,劝他不要去,但张学良执意要去,他说有宋子文、宋美龄和蒋介石的顾问端纳担保,没问题。张学良还非常讲义气地对我说:‘要好汉做事好汉当嘛!’”不料,蒋介石一到南京就扣押了张学良,并将他软禁了近半个世纪。

  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后,周恩来和邓颖超就一直关注着吕正操,并指定他做张学良的联系人。50多年来,吕正操和张学良一直保持着联系。他们有时通电话,有时写信。有些信件吕正操一直保存至今。

  1991年初夏,在张学良90大寿前,邓颖超指派吕正操前往美国探望张学良。当年5月29日,两位耄耋老人在纽约重逢。

  吕正操带去了祝贺张学良生日的礼物。一件是张学良喜爱的《中国京剧大全》,另一件是新采制的碧螺春茶。张学良笑着问道:“你当年有个外号,叫‘地老鼠’,你还记得吗?”

  吕正操解释说:“那是指地道战,是老百姓发明打鬼子用的。”

  与贺龙、白求恩的战斗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