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全纪录:解放上海市区作战不许用重武器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新华社记者陈正青摄(资料照片)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新华社记者陈正青摄(资料照片)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按动电钮,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按动电钮,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新华网北京9月28日电题:开国全纪录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贾永、王玉山

  “尽管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可当时还是觉得来得太快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王楚英是当天在台湾听到的。

  1945年9月9日,当王楚英在南京见证侵华日军投降的历史一幕时,22岁的他以为战争会从此结束。“人们都希望过平静的生活,我还考上了交大。”1954年回大陆定居的王楚英说。

  然而,王楚英的大学梦最终没能成真。他没有想到,蒋介石会撕毁共产党作出巨大让步与国民党所签订的《双十协定》;他同样没有想到,这一战,国民党会输得这么快、这么惨!

  事实上,这样的结局,从蒋介石逆历史潮流和人民意愿发动战争的那天起,就注定了。

  ——熬过了最初的寒冬,1949,共产党人的春天到了。

  新年

  1949年1月1日

  纷纷扬扬的雪花中,西柏坡迎来了新年第一天。

  这天,沱沱河畔的人们谈论最多的,是一篇名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

  “现在摆在中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面前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呢?如果要使革命进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

  那天,在每一方解放区,在每一处与国民党决战的战场上,人们几乎都在关注着这篇文章。

  “我们团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学习了这篇文章。”今年90岁高龄的秦镜时任华野23军69师205团团长,“听说要建立新中国了,同志们那个高兴啊……”

  对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来说,1949年的这个春天,来得特别早。

  此刻,东北全境解放,浩荡入关的东野大军已对平津形成合围之势;淮海战役进入决胜阶段,长江以北尽在掌控之中。

  对于蒋介石,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却是那么漫长。

  从1948年10月到1948年底,国民党丢长春、失沈阳、弃徐州……蒋介石的专机频繁起落于各地,好像不仅是为了督战,也是为了最后的告别。

  国民党所失去的,正是共产党所得到的。随着80多万国民党主力在这个冬季被歼——28年来,力量对比的天平第一次倾斜到了共产党这边。

  1月2日,新年第二天。中央军委复电粟裕等人,同意对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4天后,在又一场满天飞舞的雪花中,华野主力向被围困在方圆不过几公里地方的20万国民党军队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杜聿明集团兵败如山倒。”秦镜回忆。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60万解放军战胜了80万国民党军,杜聿明被俘。

  “你的百万大军哪里去了?”11年后,来华访问的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问一年前刚刚被特赦的杜聿明。杜聿明指了指坐在对面的陈毅元帅:“都送给他了。”

  “拥有百万军队的统帅,是不应该被打败的?”蒙哥马利也许不曾想到,淮海战役时,500多万支前大军用88万辆小轮车,向前线送去了足够一个中等城市吃上5年的9.69亿斤粮食。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解放区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陈毅曾这样感慨。

  战争的伟力在于民众之中。人心所向,历来是决定胜负的最重要因素。

  淮海战役结束后,国民党5大主力全部被歼。蒋介石写下“冬天饮寒水,雪夜过断桥”后,黯然引退。

  而此时,毛泽东的目光已投向了华北最后两座尚未解放的大城市:天津和北平。

  4天后,人民解放军仅用29个小时就攻占天津——这座当时北方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1月29日,农历春节,人心惶惶的北平城没有多少节日的气氛。

  天津失守,使北平20多万守敌陷于绝境,人们不再相信所谓坚固的城防工事,每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这其中,就包括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

  “我就是党安排在父亲身边的传声筒。”傅冬菊曾这样形容她的地下党工作——傅作义在家里叹气、咬火柴棍、对着镜子大喊大叫,还拔出手枪来对着太阳穴,诸多类似的举动都很快由她送出消息,然后传送至解放军的高层首长那里。

  军心涣散,人心思变,北平未战已败。

  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

  3天后,大年初六。这一天,古城北平积攒了多少年的欢呼声,终于迸发出来:解放军的入城队伍整整走了6个小时。

  当队伍走过前门箭楼,忽然向右拐了一个弯,开进了旧中国的使馆区东交民巷。

  “我们是特意要经过那里的。街面上空无一人,但我们知道窗户后边有许多眼睛。战士们全部美式装备,翻毛皮鞋把路面震得擂鼓似的咚咚响。”今年86岁的翟文清是当年入城式部队——东北野战军3纵7师的连指导员。

  这个举动,让现场的老百姓愣住了:多少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中国的军队出现在那里……

  “中国人的地方,凭啥不让中国人进?!”翟文清回忆,“到一个领事馆门口,队列中就下去两名战士,去那门口站哨。”

  沸腾的人群中,扭秧歌的姑娘衣服上3个红色的大字,格外耀眼:天亮了。

  立春

  1949年2月5日

  立春过后,入目皆春。

  沱沱河开始解冻,田野里麦苗返青,山坡上开出了零星的小花……

  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一个80多平方米的大食堂里举行。

  “代表们坐的是高低不一的长条靠背椅、木椅。座位不固定,来得早靠前,晚了靠后。”西柏坡纪念馆馆长王荣丽说。

  “毛泽东提出党的工作重心逐步由乡村转到城市,规定了夺取全国胜利的各项方针和胜利后在各方面的基本政策。”今年104岁的开国上将吕正操,是出席七届二中全会的唯一健在者。老人曾回忆,新中国的建国方针大计是在西柏坡确定的,许多准备工作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在吕正操的记忆中,这是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在指挥解放战争的同时,党就开始谋划建立新中国的蓝图。”王荣丽说,1948年4月30日,毛泽东明确提出了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不久,华北人民政府成立,这是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雏形和基础。

  3月23日——会议结束后第10天,由平津前线指挥部调来的10辆美制十轮大卡车和11辆吉普车,载着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离开了这个夺取全国胜利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从告别北平到重返北平,31年后的今天,即将成为一个新生共和国领袖的毛泽东,再一次来到北平。

  “毛主席说:‘今天是进京赶考’。”84岁的刘长明,当时是中央军委作战室参谋,老人至今记得毛泽东那有力的宣示:“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在北平,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首先要处理的,是与国民党政府的和平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