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将军解读老兵方队背后故事:弹片触发灵感

罗援少将

罗援少将

  祖国60华诞马上就要到了,在这次全球瞩目的新中国国庆60周年庆祝活动中,有一项内容虽然不像阅兵方队和装备那样引人注目,却让人充满了崇敬和感慨。这就是参加庆典活动的“老兵”。他们用青春和热血,创立并保卫了新中国。当他们乘坐的花车驶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更加深思一下,在这个举国欢腾的时刻,还有哪些需要我们来铭记与纪念?这次,新华网军事频道邀请到了政协委员罗援将军,也是“老兵方队”的倡议者,请他来谈谈“老兵方队”背后的故事和他对国庆庆祝活动的理解。 

  “老兵方队”想法酝酿已久:前辈对党无限忠诚 弹片触发灵感

  主持人:您提倡国庆活动应有老兵方队,您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罗援:这个想法酝酿已久了,每次看到俄罗斯在举行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和二战盟军进行诺曼底登陆胜利纪念日的时候,他们有老兵参加他们的纪念活动。当时看到这些老兵身着戎装、带着功勋章,精神矍铄地走过的时候,我当时感慨万千,这些老人是值得尊重的。特别是在俄罗斯举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的时候,这些老兵从检阅台面前通过的时候,各国元首全部起立,然后鼓掌向这些老兵致敬。普京总统眼中也是含着热泪,当时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们这些开国将帅,为共和国建立作出重大贡献的老兵也能接受这种欢呼,接受这种荣誉,也让我们这些老战士在世界人民面前展现他们的风采。当时我就有了这种想法。在两会期间,我又广泛征求了一些民众的意见,他们也是希望在这次国庆60周年,在这个国庆庆典中再现老兵的身影,他们都也有这种愿望。

  罗援:对我触动最深的是一次,有一位革命老前辈的后代给我写信说,我们的父辈在他们身上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他们对党是绝对忠诚的,很多人在走的时候,他们身上是带着敌人的弹片。弹片就触发了我们的灵感,也是我提交这个提案的原始动力。在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时候不能忘记为共和国流血牺牲的先烈先辈、英雄,要给他们崇高的礼遇。 

  主持人:您在这次国庆当中提议老兵方队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不知道您怎么看待媒体的反映?

  罗援:这也反映了一种民心民意。我提出这个议案以后,媒体上做了报道,我几乎天天都能收到老兵的来信,他们渴望和希望到天安门前对党和人民做一次汇报,表达对党和人民的忠贞。最近媒体也做了广泛报道,说我这个提案已经被有关领导和部门采纳,我也非常高兴。我自己填了一首词表达兴奋的心情,贺老兵方队。 

  时间紧迫:和父亲参加革命的22个伙伴建国时仅剩一人

  主持人:我知道您父亲是著名的罗青长将军,这是否也与您的"老兵情结"有很大的关系?

  罗援:这个要做一点小小的更正,我的父亲不是将军,他是一位老红军,但是长征之后他就进入我党的隐蔽战线,所以在1955年授衔的时候,如果从他的经历和当时的职务授将衔是没有问题的,但因为是隐蔽战线的同志,他就和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一样,没有得到这种殊荣,没有授到将军,但是他们默默无闻的为共和国无私奉献,他们的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和崇敬。我的父亲经常谈到这个问题,他们是参加革命的无数先驱的幸存者。最近我刚到我的老家四川广元参加了一个红军塔的揭幕仪式,我的老家苍溪在1933年到1935年期间,一共向红军输送了3万优秀儿女。当时苍溪县只有29万人,说明10个人就有一个参加红军。这些人到了延安的时候,剩下不足2000人。和我父亲一块参加红军的有22个小伙伴,等到建国再回到老家时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个让我非常有感触,我们的开国将领张震将军在授衔时就感慨万千。这些人是值得我们怀念和崇敬的。你讲的老兵情结,就是我们的父辈创造的事业是值得敬重的,是值得我们去发扬光大的。通过这次阅兵展示老兵的身影,不仅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对他们的一种褒奖,更重要是我们没有忘记为共和国的建立而牺牲的这些先烈们,特别是默默无闻的先烈。我们讲到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那些老同志也谈到,我们不怕死亡,但是我们怕遗忘。如果说是他们开创的事业在我们这一代要中断了,我觉得这是我们终身的遗憾,在我们这一代还是要把他们的光荣传统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老兵故事:十大元帅有7个重伤

  主持人:您所认识的老兵年龄最大的有多少岁了?有没有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老兵和他们的故事?

  罗援:我认识的老兵里有很多开国将帅,但是可以统计一下,开国的十大元帅、十个大将都已经先后作古。现在上将只剩下吕正操老人一个人。开国中将,在我提提案的时候还有10个人,但是现在剩下的只有8个人,这给我一种紧迫感,如果现在再不把这种荣誉给他们,对我们是一种遗憾,对这些老人来说是带着他们的遗憾离去。他们未必参加这次阅兵,但是通过这些形式表示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们,党和人民对他们的一种肯定和褒奖,我觉得这种形式非常有必要。在他们身上确实体现了中华民族非常优秀的品质。 

  罗援:如果说中间有什么事情让我最感动?让我最感动的是我们的一位记者搞了一个调查报告,他调查了一下,就是我们的开国将帅身上有多少战伤,十大元帅有7个重伤,受伤最多的是刘伯承元帅。十个大将7个受重伤,受伤最多的是徐海东大将。去年军事科学院建院50周年,建了一个院史馆,我们的粟裕大将火化时从头颅骨里发现了三块弹片,这三块弹片伴随着粟裕大将的大半个人生。这些事迹让我非常感动,这些开国将领凭着他们对党的忠诚,凭着对人民的热爱,靠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打下了天下,所以在国庆60周年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为我们打下天下作出重大贡献的这些开国将帅。

  尚兵习武:一个民族要有一种阳刚之气

  主持人:从您的接触中,现在部队的年轻人如何看待革命战争中的英雄和先烈?

  罗援:这需要我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每个年轻心中都有爱国主义的或者说英雄主义的情结,这种情结我们要调动和激发。我觉得通过这次国庆大阅兵和在游行中增加老兵方队,我觉得会调动他们对英雄的崇拜,对爱国主义的激情,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我到地方大学给他们讲过课,有一次我在讲课完了以后,许多大学生走上台,他们非常激动,说我们要报名参军。我觉得这个民族还是有一种尚兵习武,要有这种精神,要有一种阳刚之气,这种阳刚之气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他不是说光是空洞说教就能解决的问题,需要有非常形象地国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我觉得国庆大阅兵和老兵方队在这方面体现了一个非常生动地、现实的教育,增加他们爱国热情,增强尚兵习武的情趣。

  严格遴选:考虑身体状况和年龄结构

  主持人:这次参加阅兵的老兵您是怎么认识的?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