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滇歼10战机多次参加重大演习及飞行表演任务

飞行员刻苦训练本报记者雷桐苏摄

飞行员刻苦训练 本报记者 雷桐苏 摄


歼-10划破长空新华社发

歼-10划破长空 新华社发

  一年前,她撩开神秘面纱一角,引来万千目光;一年后,她首次亮相珠海航展,引来一片惊叹;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她威武的雄姿展示泱泱中华的空中魅力;闪光灯前,她矫健的身姿,充满力量的擎天直刺,显示着傲人的中国力量。大家可能想不到,她的剑锋初砺在彩云之南、首批鹰群翱翔在彩云之南、东海之滨南天雄鹰凛凛雄威、神技射日扬威云贵高原……她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歼十”,她的家就在彩云之南。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6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探秘空军驻滇航空兵某师,带您近距离体验雄鹰展翅的凌厉风声。

  长剑在手 凤凰涅槃

  11月的红土高原,天高云淡。空军驻滇航空兵某师机场上,数架歼十战机滑出机棚,跑道尽头蓄势待发,滑跑、加速、加力起飞……两架银色战鹰腾空而起,呼啸渐远。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式上,两架“歼十”战机组成了空中“加受油”梯队,15架“歼十”战斗机分成三个空中梯队,队形准确、衔接紧密、秒米不差、安全无误,圆满完成受阅任务。返回驻地后,战鹰又再次升空,担负起巡航祖国西南领空的战斗值班任务。

  这支全军最早装备“歼十”战机的部队,常年守卫着红土高原上空的蔚蓝。“只要上级一声令下,我们在规定时间内就能快速飞上长空……”师长王建民自豪地说道。机场上,战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战斗值班室内,飞行员头戴飞行盔,身着抗荷服,腰挂伞刀、手枪,氧气面罩等各种作战装具触手可及。他们时刻准备着,为祖国利益而战,为民族尊严而战!

  几年前,来自全空军十多个不同建制部队的官兵从四面八方齐集北方某机场,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改装由此展开。能飞上国产新型战机是每一个飞行员的梦想,但要与新机共舞蓝天,其中滋味也只有飞行员们才能够体会:航空理论知识、火控雷达知识、武器性能知识、战术学知识……从理论改装到模拟机训练,从单飞到基础战术课目,各种训练如同风暴般袭来。

  驻地机场气候条件复杂,他们从“老天爷”手里抢出了数十个飞行场次。当战鹰冲上九霄云天,特招大学生干部王国泰在自己的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歼十战机划破长空,我们的双眼充满泪水。”

  十年磨剑 志在必得

  警报,尖利的战斗警报声划破了夜空,机场像是被擦落的火花引燃一般,瞬时充满火药味。

  飞行员急促的脚步,夹杂着金属的铿锵,头盔在夜色中留下一道光迹。

  战机轰鸣,气流激荡,战鹰拖曳着蓝色火焰直插夜空……

  云贵高原唯一的航空兵师、全军最早换装歼十战机的部队,从实战标准默默地磨砺她的锋芒。

  逼真模拟战场环境,设置艰险的训练条件,有意识组织大强度,大场次飞行,使新生战鹰在各种艰难困苦条件下提高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战术应用阶段,空战训练有针对性设置实战背景、安排动作内容,全程使用电子干扰,极力贴近实战环境。

  2008年11月,“歼十”战机参加了第七届珠海国际航空博览会。两名飞行员驾机直插云霄,以最大坡度盘旋、低空倒飞通场、小角度最快速度着陆,一连串令人惊心动魄的动作,展现了我军飞行员精湛的飞行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和新型战机良好的机动性能和操控性能,赢得了在场国内外专家、媒体和观众的阵阵掌声。

  利剑出鞘 搏击长空

  演兵场上,“歼十”战机与某“王牌”部队蓝红对抗悄然展开。

  当日,机场上空风云突变,气象条件复杂。两支各自装备顶级战机的“王牌”部队、作战理念各异,在全程复杂电磁环境中展开激烈对抗。志在必得的“红军”,在改装不久的对手面前,几个回合便损失大半,不得不铩羽而归……

  从年初到岁末,云贵高原上空,他们与同代战机部队开展强强对抗,并与地空导弹部队、雷达部队、陆军防空兵部队展开精彩纷呈的空地一体对抗演练;在西北大漠,战术小分队与不同新机部队进行了数百架次的合同战术对抗演练……一个个辉煌战绩在对抗中诞生。

  “模范歼击机大队”、一等功臣孟凡升、全军优秀共产党员、空军十大杰出青年卢建军……一批批优秀的飞行员在训练中成长。

  多年来,该师先后圆满完成军委、空军赋予的一系列重大任务,受到高度肯定。通过不断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空军驻滇航空兵某师取得了国产新型战机的多项“第一”。

  □ 首席记者 张扬 通讯员 徐边春

  ■ 幕后故事

  生活单调 ?

  宿舍食堂训练场三点式

  昨日上午,彩云之南碧空如洗。一早,记者受邀进入空军驻滇航空兵某部,心底无比兴奋。想象着国庆阅兵式上歼十及英雄飞行员在蓝天白云间翱翔,带着莫大的好奇心探营这支边疆威武之师。

  生平第一次走进神圣严肃的全封闭作战部队军营,穿梭在营区的道路上,不时身边走过身着蓝天服的“兵哥哥”飞行员,想起阿汤哥主演的电影《壮志凌云》,面前这些飞行员也同样是一个个帅酷毙啦!在飞机训练场,歼十整齐有序地停放在机棚,蓄势待发。跑道上,干净整洁。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歼十第一团的飞行员们平时的生活其实非常单调,都是宿舍、食堂与训练场三点一线,完全封闭军事化管理,不许与外界联系。在常人觉得非常枯燥的生活,有着将近10年飞行生涯的飞行员万松峰看来,他和记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习惯就好。“有时候,军人面对的并不就是寂寞,闲下来的时候可以打球、看书,和战友玩游戏什么的。”万松峰说。

  刻苦训练 ?

  实战中研练出几十套战法

  空军驻滇航空兵某师师长王建民饶有信心地说,国庆阅兵时,该团圆满地完成了加受油梯队和歼十梯队两个空中梯队的首阅任务。据介绍,参加国庆阅兵大典,这在空军驻滇某师历史上尚属首次。

  几年前,上级命令,让驻扎在云南的空军航空兵某师改装歼十战机,其下属某团也成为我军首支成建制改装歼十战机的部队,被誉为“歼十第一团”。

  之后,他们对新机的许多性能进行验证,研发了多种实用软件和数十个训练信息系统,有效地解决了一批信息化训练中遇到的难题;他们在一次次难度不断增加、频率不断加快、质量不断提高、完善创新战法,总结了大量实际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