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空军航空兵女师长称自己是不称职母亲

  关键词之四:

  不称职的母亲

  你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吗?程晓健回答:不称职。

  程晓健的丈夫王志强也是飞行员。当年,他们作为各自部队的骨干一起到团里集训,准备参加师里组织的岗位练兵考核。一位热心肠的老同志悄悄问程晓健,有一个北京籍贯的小伙子,人品好,长得也帅,要不要认识一下?那时她才21岁,还不想谈对象。也不知因为男方是北京籍的吸引力,还是她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好意,总之他俩见面了。

  他们谈了3年恋爱,结婚了。王志强现仍在程晓健从前的老部队担任副师长。他由衷地为妻子取得的进步而高兴。常常一来电话就风趣地问:“程师长,在忙什么呢?”一见面也忘不了“请示汇报”。

  程晓健对丈夫很佩服:“他的官虽然没有我大,但水平比我高。他常对我说,上级领导决定让你当一个重点师的师长,这需要下多么大的决心,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啊!” 

  结婚一年后,儿子王程出世了。那时只有3个月产假,程晓健休了两个半月就决定回部队,她想留下半个月加来年的一个月假,在下一次回家时就可以在孩子身边待一个半月时间。那么小就给儿子断了奶,从北京回武汉的火车上,程晓健走一路哭一路,一直哭到部队。

  王程4岁那年,婆婆脑溢血去世,孩子不得不接回他们身边。上幼儿园,上小学,两口子谁有空谁接。都飞行了,就托付别的飞行员或他们的家属照看。当时,程晓健已经调到团里工作,特别忙。王程吃的是百家饭,学习也没有人管。程晓健在外面给儿子打电话,叮嘱他赶快写作业,晚上回到家一看,作业本上只有一行字。程晓健那个气啊,又吼又叫的,就差动手打了。

  儿子上二年级,他俩狠狠心,把他送进了寄宿制学校。

  毕竟不是父母亲自带大的,儿子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从上初中开始,她一直给儿子灌输当兵出息人的思想,她希望儿子也像父母一样,到部队好好锻炼锻炼,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可儿子一直对此不感兴趣。程晓健犯愁啊,到儿子高中毕业时,她坚决动员他考军校,他还是不肯。她就问他: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喜欢当兵?

  “我可不能让我的孩子有我那样的童年!”

  儿子的话,让他俩心酸了半天。不得已,他们斟酌再三,送儿子到中澳合办的外国语学校就读。今年10月23日,儿子孤身一人,踏上了远去墨尔本的旅程。

  那天采访时,我们谈兴正浓,程晓健却截住了我们的话头:“对不起,我们等一会再聊,让我先跟儿子说几句话。”她打开手提电脑,熟练地和儿子上网聊天。她告诉我们:儿子刚到那边,人生地不熟,她和儿子约定的时间是每天下午6点通话,雷打不动。听听,从吃喝拉撒睡到学习,点点滴滴她都交代得那么细致,好像少说一句儿子就要在大洋彼岸多受一点委屈似的。这时候,我们觉得她不仅是一个干练而又充满朝气的女师长,更是一个舐犊情深、温和慈祥的母亲。她脸上显现的母爱的光辉和温柔让我们深深感动。

  关键词之五:

  我是“弱者”

  2009年4月,一纸命令把1963年出生的程晓健推上了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师师长的岗位。她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女师长,而且是第一位女飞行师长。在我军的历史上,只有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四方面军出过一个女师长张琴秋。

  在她还是副师长时,空军司令员许其亮、政委邓昌友就找她谈过话。许司令员当时正要赶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还是停了下来:程晓健,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

  不知道啊!

  许司令员说:你回去后,要从培养一个飞行员的全过程学起!

  邓政委说得比较多:第一,要充满信心;第二,要补上短板;第三,知道你两地分居,孩子正上高中,但是,要全力以赴做好工作。

  程晓健听出来了,首长可能要给她压更重的担子。她说:如果我不行,千万不要勉强!

  邓政委说:我们相信你。

  走出门来,陪同谈话的空军干部部部长笑着对程晓健说:没见过你这样跟首长表态的。

  程晓健说:这是我的心里话啊,千万不要因为我砸了空军的牌子啊!

  没想到,不到一年,命令就来了。那一刻,程晓健非常不安:飞行不是儿戏啊,空军首长真敢用我这样一个女师长,司令员政委不怕睡不着觉吗?

  走上师长岗位的程晓健,顾不上回复战友们祝贺的短信,这是她当兵当飞行员20多年来第一次担任正职,而且,接手的是一个空军运输航空兵师,这个师又是一个组建不满5年、正在建设中的新部队。用总部和空军营房部门同志的话说,这是空军飞行部队生活环境最差的部队,新师长面临的挑战和工作的压力之大,不言而喻。

  新老常委们第一次在一张饭桌上吃饭,程晓健一副“弱者”的架势:“不管在世界哪个地方,妇女儿童都是弱势群体,是受国家和法律保护的。我是女人,是弱者,虽然当了师长,并不代表我的能力就比你们强,我是在学习当师长,你们要是不帮我,就不够男人,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家听罢都笑了,从这个角度进入让我们支持你的工作,也挺有新意的。

  到目前为止,程晓健任师长正好半年时间,无论是比她资历老的班子成员,还是在领导方法、工作经验上比她丰富的班子成员,没有一个人给她出过任何难题,他们真的是用男子汉的胸怀和大度,接纳了这位新上任的女师长。

  程晓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她说得很坦率:其实,在飞行这个事业上,女人并不具有天生的优势,相反,女人缺乏方向感、方位感,而这是飞行所特别需要的。培养女飞行员,是党的事业需要,是国家需要,任命我当师长同样也是这样的道理。在空军部队跟我一样、甚至比我更优秀的同志有很多很多。我只能说,组织上把我放在这个岗位上,是从空军建设的长远大局考虑,我别无选择,只能全力以赴,争取做一个称职的师长。我还不敢说做一个优秀的师长。

  完成副职到主官这样角色的转换,程晓健别无他法,只能依靠党委一班人和基层官兵的集体智慧。

  上任伊始,程晓健就和政委王伟有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咱俩谁也不能对谁藏着掖着,有事说在明处,观点亮在桌面,决不搞那种诱发矛盾的弯弯绕。既然在一起工作,观点完全一致是不可能的,肯定会有分歧。不怕,摆开来谈,谈不拢,可以各自保留意见,有机会再谈,直到取得一致意见。

  政委是个老机关,还从来没有碰到性格这么直率的搭档。其实透明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人和人的关系简单化,既减少扯筋扯皮,又提高工作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