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今冬征兵女兵应征范围远小于男兵

  女兵的应征范围远小于男兵

  主持人:既然有很多很详细的量化标准,说明女兵征兵的条件是否比男兵更加严格呢?

  李促农: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举个例子来看,女兵征集,从男兵来讲,像北京市,高中以上文化程度,到研究生、博士,都是可以征集的,包括往届高中和应届高中,男兵是这样的。比如大专学历、本科学历,也包括成人自考学历,只要国家承认都可以征集。但是女兵就不一样,女兵仅仅只限制在三种情况:一是应届普通高等学校,不包成人和自考生,也不含非学历教育,也不含往届的。

  二是这些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大学生,北京市更进一步界定,必须是国家计划类招生。三是应届的普通高中毕业生。只有符合这三部分条件的女青年才具备报名的资格。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划定的范围要远远小于男青年。

  主持人:这次国庆阅兵女兵方队是亮点,那么这次我们北京女青年应征入伍的是不是有很多?

  李促农:女兵应征入伍数量一直比较多,这次受全国总的宣传态势的影响,受逐年来对公开化征集宣传的影响,当然也不排除受当前学生就业压力的影响,这些影响积累在一起,可能造成了大学生要求当女兵人数增长。国家也好,北京市也好,出台的政策更加优惠,吸引力也更强了,这也是一个主要因素。再加上我们的征兵工作程序也更加规范了,大家觉得通过征集报名的方式去当女兵,实现理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如果大家没有信心,又没有吸引力,那自然报名就少了。还有就是受国情阅兵以及国力影响,这些影响是综合的,综合体现就是在数字量化上的体现。

  征集公开 监督透明 保证过程公正

  主持人:这么多爱国青年响应号召、梦想走进军营,那么我们是不是也有完备的措施来保证这个过程的公平与公正?

  李促农:征兵工作,包括女兵征集规定了很多条件和程序。从北京市来讲,为了保证公平公正,严格贯彻上级的征兵规定。

  征集的条件、征集的方式、征集的名额包括各种举报电话是完全公开的。现在在北京主要新闻媒体,包括各种网站、各个报纸,都实行全面公开。现在可以讲,对这些政策规定,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要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至少关注这些政策的人能够很便捷地通过各种媒体得到这些信息,而不是需要很费力的得到这些信息。

  第二,对实施征集的各个方面,采取一些信息化的手段。比如政审工作,我们通过公安部内部的进行网上对比,任何有不良记录的都可以很快查到。包括学历,也是通过各种渠道和机制查学历是不是真实。在信息时代下,获得真实信息渠道更为便捷,有利于推动这项工作的规范化、程序化和制度化。

  特殊人才在符合政策情况下会特事特办

  主持人:高学历,例如硕士、博士,在入伍能否享受到优惠政策?

  李促农:目前对于高学历,硕士和博士的高学历,目前还没有制定具体的措施。但是学历越高,到部队受欢迎和受关注的程度,可以说不用解释,肯定会更高一些。因为毕竟硕士和博士去参加义务兵的比例非常小。

  这一段时间我们也接到这样的咨询,因为我们毕竟是征集义务兵,不是招收干部,可能受年龄限制,也有超过年龄的人,就是年龄上达不到要求,在满足总体要求情况下,当然学历越高,到部队受关注的程度越高,各级也关注,对于兵役机关也会关注他的,在符合政策的情况下,应该也会做到特事特办。

  对于高学历应征者 视力标准可放宽

  主持人:“学生军”“眼镜”特别多,这是否对征兵有影响?

  李促农:你讲的是一个非常客观的事实,随着我们国家教育的发展,读书时间越来越长,接触电脑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视力下降既是一个健康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这个问题同样也影响到我们的征兵工作。直接影响就是造成很多学生在体检时合格率降低。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军队也充分考虑到这些影响,在征兵入伍时,现在有一个规定,文化程度越高,视力标准都有所放宽,放宽的对照主要是根据他的文化程度来。

  比如大专以上放宽多少,高中以上放宽多少,它有一个数值,考虑了这些因素。但是考虑这些因素的同时,这种放宽并不是没有底线的,要考虑到他到部队作为一个义务兵,要履行岗位需要或者履行最基本职责需要的身体素质。

  主持人:比如我在征兵体检中戴了隐性眼镜呢?

  李促农:肯定不会让你戴隐性眼镜,体检过程中要裸视。

  丁正泉:目前规定,最低标准,左眼是4.5。

  户籍在外地的应届毕业生 需在入学前户籍所在地办理征集

  主持人:在北京有很多户籍在外地的应届毕业生,他们能够在北京参军应征么?

  李促农:这个问题是近段时间打电话打到各级兵役机关咨询最多的问题之一。北京的宣传教育搞得比较多,有些学生还留京,在北京工作,户籍没有在北京。按照目前国家征兵政策,还是贯彻属地管理的原则,这部分人有参军意愿,回到入学之前的户籍所在地,很抱歉,目前还不能在北京为他们办理征集手续。

  随着部队吸引力提高 择业观念转变 会有更多高素质青年在部队服役

  主持人:大家听了很多都是关于政策和理论上的相关介绍。有没有您二位所认识的,在部队发展的北京优秀青年的情况?

  丁正泉:北大学子高明就是个例子,媒体把他宣传了,他在部队干得非常出色。据我所知,二炮文化部现在以高明为原型搞了一台舞台剧,这个月上旬要在北大及相关的几个大学演出。前两天还跟我联系了,我们今年入伍的青年,我们正在协调,看看让大家能够看到这台舞台剧。

  李促农:大学生入伍在部队表现很好的,在北京有很多。高明是其中一个个例,确实有很好的表现,爱军习武,安心服务。他作为一个北大的学生,一个名牌高校学生,直接到义务兵,这个情况在早些年是很少的。他去了以后,又表现突出,成为士兵中的新星,有他的特殊性。

  普通青年入伍表现很好的也有很多,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大家有印象衡阳大火,当时有个战士叫张虎,他就是从北京密云入伍的。包括去年汶川抗震救灾,北京入伍的青年表现也非常突出。我们的士兵表现很突出,这里面反映一个什么问题?我相信随着军队待遇的提高、吸引力的提高,随着征集更多高素质青年入伍,也随着北京籍的青年对择业观念,把军人当职业这种观念的改变,有志青年在部队服役的越来越多,而且长期服役的越来越多。这种比例加大了,高素质比例加大了,北京的有志青年在重要岗位上,以后会更多的看到他们身影。

  以前很多干部都是农村的,说我们是农民的儿子。但是我相信在若干年以后,会有人说我是北京的,我是大学生。应该说这种变化应该说也是积极的、可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