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中国货轮被海盗劫持凸显护航盲区(图)

“德新海”号货船被劫持位置示意图。专家建议,中国护航编队除了设立在亚丁湾的东、西两个汇合点(A、B点)外,还可考虑在其南部设立新汇合点。(1号-7号海域为护航编队巡逻区)新华社

    “德新海”号货船被劫持位置示意图。专家建议,中国护航编队除了设立在亚丁湾的东、西两个汇合点(A、B点)外,还可考虑在其南部设立新汇合点。(1号-7号海域为护航编队巡逻区) 新华社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金微发自北京 这是一场艰难的“猫追老鼠”游戏。当多国海军严密把守亚丁湾时,索马里海盗却越来越多地寻找外国军舰的监控“盲区”。“距离海岸垂直距离600海里以外”,“德新海”号事件刷新了海盗们的“远洋纪录”。而没有了季风影响,海盗在偌大印度洋上的“活动空间”进一步扩大。此时,各国军舰的护航“盲区”也越来越凸显出来。

  索马里海盗活动范围扩大

  “又有一艘巴拿马货船遭遇劫持”,中国货轮“德新海”号被劫之后,又有不幸消息传来。从10月2日开始,来自西班牙、土耳其、新加坡的渔船和货船相继被索马里海盗“登临”,全球目光重新聚焦到了亚丁湾。

  从今年春季开始的几个月间,鲜有索马里海盗袭击货船的消息发布,人们一度以为各国海军的护航行动使海盗逐渐销声匿迹,但事实最终让乐观的估计不再。有学者认为,亚丁湾“相对平静”的状况主要是由于当地季风强劲,海上风浪不适于海盗常用的快艇航行。但进入10月以来,随着印度洋季风减弱,海盗便再次活跃起来。

  “他们正把打劫范围扩大,以避开海军巡逻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说。此次“德新海”号劫持发生地在欧盟海军的护航区域内,根据欧盟海军网站上的介绍,其责任区主要是红海、亚丁湾及塞舌尔岛周围一个相当于地中海面积大小的范围。

  “虽然在国际海事组织建议的安全区域内,但并不意味着欧盟海军能面面俱到。”殷罡说,“事发时,估计也有十几艘欧盟军舰在其他航线护航。这毕竟是索马里海盗的一次‘新突围’。”

  季风减弱后的海洋条件为索马里海盗提供了便利,除了在亚丁湾附近的传统区域作案外,海盗驶入了索马里以东和以南更为广阔的印度洋海域。

  护航区域缺乏统一规划

  去年索马里海盗猖獗时,西方媒体曾将非洲吉布提以南、肯尼亚以北,距索马里海域20―240海里的区域称为“游荡着幽灵的海域”。

  虽然国际海事组织在索马里海域已经划分了13处危险区域,分别由来自20多个国家的海军编队负责巡逻和护航任务,但殷罡说,这些主要是警示区,“由于缺乏国际统一行动,护航区域难以统一规划”。

  目前,我国的护航区域依据自己的航道来划分。从地图上看,主要覆盖在亚丁湾的主航道上。在亚丁湾东口和西口附近,各有一个中国海军编队与被护航商船的汇合点,两点之间距离约550海里。同时,中国军舰在索马里以东海域的船舶主要航道附近设有7个巡逻区,由2艘导弹护卫舰和1艘综合补给舰承担护航及巡防重任。殷罡介绍说,“中国护航的汇合点,主要是四条主要国际水道的交汇点,分别是来自波斯湾、苏伊士运河、非洲东海岸和横跨印度洋去往中国的航线。”

  自今年9月1日起,中国海军第三批护航编队对护航区域和航线进行了调整,把原护航区域西部会合点沿亚丁湾向西北延伸了36海里,并在护航航线上增设了1个转向点,在护航航线中部增设了1个临时补给待机区。

  但殷罡表示,目前中国护航海军还是没有能力顾及一些来自非洲东海岸的船只。另有专家分析认为,护航编队承担着繁重的任务,通常在东、西两个汇合点之间来回奔波,相对于海盗的流窜作案难免捉襟见肘,防不胜防。

  这一困局同样让护航的其他各国头疼。据总部设在巴林的美国第五舰队估计,控制整个亚丁湾需要大约60艘军舰,而目前各国护航军舰总数只有大约一半左右。因此,海盗仍可以找准时机对航线上的薄弱环节下手。

  “相对于海盗路线的不断变化和周转,护航路线基本上处于静态。”军事专家宋晓军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各国军舰尚难以完全守卫只有东西两个出口的亚丁湾,“更别说全面保护整个印度洋东北部海域了。”

  “分区护航”还有现实困难

  “也正是在缺乏统一规划的背景下,重复巡航、全程护航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暨南大学国际法学系学者杨凯评价道。

  注意到这一问题的国防部外事办主任钱利华本月22日透露,中国计划在北京举行一次反海盗会议,希望能召集所有参与打击索马里海盗的国家参加,“目的是为了澄清各国在海上的责任范围,并加强协调。”他说,中方提出,为了提高护航效率,避免单独作战,建议实行“分区护航”,这一提议已得到了很多国家的响应。

  殷罡也认为,中国提出“分区护航”是一个比较聪明的解决办法,在保证现有护航力量下,固守一个地区,负责所有国家经过的商船,免去情报的短缺和海军力量的弱势。

  “如果能够实现分区护航,原来重复覆盖的地方都能够衔接起来,自然会扩大护航范围,护航效率也会相应提高。”宋晓军说,“但分区护航还涉及通信、情报互通互联等技术措施,各国还需要时间对此进行协调和沟通。”

  在杨凯看来,“分区护航”实践起来确实艰难,其焦点是主导权之争。“谁不都愿意受制于人(暴露实力、听人指挥),其实最好是由联合国来主导,但是美国不会同意”,此外,经费问题也是困扰“分区护航”的一大现实因素。(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推荐《国际先驱导报》博客: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热词搜索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返回首页

不支持Flash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更多关于 护航 海盗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