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吕正操:为国家修建铁路呕心沥血

  从小立下报国志抗日疆场显神威

  1905年1月4日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吕老回忆起童年深有感触地说:“当时家里穷得叮当响,我从小放牛种地,后来又到小店铺当了学徒工。”

  1922年,17岁的吕正操参加了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由于与张学良是老乡,又能写一手漂亮的小楷,而且聪明好学有志气,在参军的第二年冬天,张学良推荐吕正操考入了东北讲武堂深造。1925年毕业后,年仅20岁的吕正操当上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兼秘书。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时,吕正操与应邀前来西安共商国事的中央代表罗瑞卿等人常有接触。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吕正操到国民党53军任团长,开始了他的带兵打仗生涯。因在国民党军队里坚决抗日,被中共中央北方局秘密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全面侵华。吕正操率部于1937年10月14日在冀中平原脱离国民党军队的统治,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树起了共产党抗日武装的大旗。从此,吕正操率部驰骋在冀中平原上,写出了平原抗战中一段又一段传奇的历史。他率领冀中军民在反“扫荡”、“蚕食”斗争中,谱写了平原游击战争史上光辉的篇章,这些动人的战争史实,在新中国成立后有的被搬上了银幕或舞台,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以及京剧《平原作战》等,都是这一时期真实战史的艺术再现。在白洋淀地区,吕正操还发动组织了雁翎队,在河汊湖面上打击、消灭日本鬼子。毛主席在延安表扬这是“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模范,坚持人民武装斗争的模范”。

  在残酷激烈的战争环境中,吕正操沉着果敢,表现出了非凡的军事才能,成为冀中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吕正操这个名字曾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闻风丧胆;让冀中抗日军民欢欣鼓舞,被人民称为冀中抗日名将。

  1944年冬天,吕正操作为中共“七大”代表到了延安。在党的“七大”上,39岁的吕正操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为国家修建铁路呕心沥血为援建坦赞铁路勇于建言

  新中国建立后,党中央、国务院于1949年10月19日任命滕代远为铁道部部长,吕正操等为副部长。吕正操尽全力协助滕代远部长,认真抓好新中国的铁路建设和运输事业,为医治战争创伤和恢复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抗美援朝开始后,吕正操担任军事运输司令员,为保障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的后勤需要,保证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杰出贡献。在1956年和1963年,因滕代远部长病休,吕正操副部长曾两度主持铁道部的全面工作。1964年吕正操任代部长期间,把“毛泽东号机车组”这个先进典型经验推广到全路,并将一面“坚持不断革命,永当开路先锋”的旗帜授予机车组。“毛泽东号机车组”是在安全运行前提下多拉快跑的铁路运输典型,连续六任,为我国上世纪60年代战胜自然灾害、恢复国民经济立下伟大功勋。

  1965年,吕正操任铁道部部长。他亲自到川贵地区指挥西南铁路大会战。“文革”开始后,吕正操受到了冲击,在当时的情况下,抓铁路建设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专心致志在工作岗位上时就被造反派拉到会场上去批斗。

  上世纪60年代末,非洲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问我国时,向我国提出希望帮助修建坦赞铁路的请求。周恩来总理把吕正操请到办公室问他:“如果把中国的铁路建设者派到非洲,帮助非洲国家修铁路,能不能完成任务。”吕正操说:“总理,我部下属的铁路建设队伍都是开得动、过得硬的硬骨头工程队伍,别说是非洲了,就是天涯海角也敢去,如果真要帮助非洲朋友修建铁路,我这个铁道部长决不搞本位主义,一定把最好的设计队伍和施工队伍派出去。”经过慎重考虑,总理把援建坦赞铁路方案经请示毛主席批准后实施。

  从1970年起,坦赞铁路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坦赞铁路全长1860公里,东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的新卡比里姆博希。当时中国投入援建工程人员1.5万人,投入物资机械83万吨,历时6年完工。

  中国无私援建坦赞铁路,在发展中国家和非洲引起很大反响,因为尼雷尔总统先前向美英等国求助无望才从而转向中国。上世纪70年代初,联合国对中国加入 (其实是重返)联合国进行投票表决,坦桑尼亚的代表穿着中山装参加投票,除极少数不友好国家外,非洲绝大多数国家都投了赞成票,中国实现了重返联合国的心愿。毛主席高兴地说:“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

  耄耋之年肩负重任赴美祝寿再献余热

  说起与张学良的离别,吕正操至今记忆犹新:“西安事变时,我的任务是保卫张公馆和随时掌握情报。不久,周恩来一行12人到达西安,住在张公馆楼下。1936年12月25日下午,张学良身着戎装来到我的住处,他说要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后就返回。当时我就断定蒋介石不可能放他回来,我劝他不要去,但张学良还非常讲义气地对我说, “要好汉做事好汉当嘛。”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后,周恩来和邓颖超就一直关注着张学良,并指定吕正操做张学良的联系人。50多年来,吕正操和张学良一直保持着联系。

  1991年初夏,在张学良90大寿前,原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指派86岁的吕正操前往美国探望张学良。

  1991年5月29日,张学良与吕正操两位耄耋老人在纽约重逢。吕正操当即奉上了祝贺张学良寿诞的礼物:一件是张学良喜爱的(《中国京剧大全》,另一件是新采制的碧螺春茶,还有“不怕死,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由大书法家、著名学者启功先生书写成的贺幛,张学良视为座右铭。

  谈话间,张学良笑着问吕正操:“你当年有个外号,叫‘地老鼠’,还记得吗?”吕正操解释说:“那是指地道战,是老百姓发明打鬼子用的。”张学良又说:“我现在信上帝。”吕正操又回答说:“我也迷信,是迷信老百姓,迷信人民,蒋介石不也信上帝吗?结果800万军队还是被打垮了。”张学良感慨地说:“还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呀!”

  5月30日第二次见面时,吕正操向张学良转交了邓颖超给他的亲笔信,并转达了中共领导对他的问候。

  5月31日和6月1日两个晚上,旅美华侨先后为张学良举行祝酒宴会。吕正操送的贺幛挂在宴会大厅最显眼的地方,正式向外界宣布了吕正操赴美为张学良祝寿的消息。

  6月4日,应张学良的邀请,吕正操与他再次会面。张学良给吕正操带来了一包台湾产的凤梨酥。交谈中,吕正操向张学良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实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张学良表示,愿意在有生之年为祖国和平统一尽一份力量。说罢,张学良从身边拿出一幅刚写的条幅:“孽子孤臣一雅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谒延平词旧作,书赠正操学弟正,九十老人毅庵(张学良的号)书。”张学良说:“我虽然90多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愿为中国出力。”

  颐期之年著书立说老年生活尤显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