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吕正操的故事

  2006年1月4日,吕正操已年满101岁了。在新中国的57位开国上将中,吕正操是迄今健在的惟一一位百岁上将。身体健壮,举止灵便,谈吐风趣,思路清楚,毫无龙钟之态。从老将军看似平淡的谈吐中,从他家书架上摆放着的那座“毛泽东号”火车头模型以及墙上挂着的张学良、董必武等人的手书中,我读到了这位老人整整一个世纪生活中的传奇。

  “抗战时期,我只是其中的普通一兵”

  1905年1月4日,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上小学四年级时,家里穷得叮当响,连铅笔也买不起,他只好回家去种地,后又当了学徒工。

  1922年,17岁的吕正操参加了东北军,走出了实现自我梦想的第一步。“我在少年时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从心里痛恨日本鬼子。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叫‘正言’,后来我自己改为了‘正操’,意思是操练好了去打日本侵略者。”吕正操上将说。

  吕正操参加的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由于他念过书,又能写一手漂亮的小楷,在第二年冬天,他被张学良推荐考入了东北讲武堂去深造。1925年毕业后,吕正操当上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干事。直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吕正操一直在张学良身边任职。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此时,吕正操是张公馆的一名内勤,与应邀前来西安共商大计的中共代表罗瑞卿、许建国等人常有接触。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吕正操到国民党五十三军任团长,被中共中央北方局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日本全面侵华,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吕正操率部于1937年10月14日在冀中平原脱离了国民党军队,改称为“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上树起了共产党抗日武装的大旗。

  从此,吕正操率领冀中军民在反“扫荡”和反“蚕食”斗争中,创造了平原游击战争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新中国成立后被搬上银幕和舞台的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以及京剧《平原作战》等影响巨大的文艺作品,都是这一时期真实斗争的写照。

  吕正操这个名字,在抗日战争时期,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闻风丧胆。老将军回忆说,直到自己调到晋绥军区任司令员时,还看到过日本人的报道,称他们已经活捉到了冀中军区的吕正操。

  1944年的一天,吕正操作为中共“七大”代表到了延安,见到了毛泽东主席。

  那天,毛泽东一见到他就笑着说:你给我的信我看了,“就是你那个签字为难了我,猜了半天,才认出是吕正操。”毛泽东问他:“干嘛要把三个字连成一个字呢?”吕正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天后,毛泽东派人用车将吕正操和林枫同志接到枣园吃晚饭,他们边吃边谈一直到深夜。告辞时,毛泽东还端着蜡烛为他们照明,一直送他们走下山坡上了汽车。

  不久,党的“七大”在延安召开,吕正操出席大会并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艰苦岁月里,吕正操在冀中战斗生活了10年,他的队伍和当地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老百姓视他亲如家人,他也一直把那里看做是自己的第二故乡,至今听到冀中的乡音,仍感到格外亲切。

  几十年来,吕正操时刻怀念着冀中的父老乡亲,前些年他还专门旧地重游,回到自己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漫步在滹沱河畔,寻找当年的战场;和老房东唠家常,促膝谈心。他充满深情地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英勇斗争,前仆后继,最后赢得胜利。我只是其中的普通一兵,在党的领导下,做了一点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这些年我经常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和冀中群众……”

  难忘与贺龙、白求恩的亲密交往

  1939年 1月,贺龙率一二○师来到冀中,吕正操与贺龙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面,但二人却一见如故。贺龙一见到吕正操就风趣地说:“你这个司令官不小啊,冀中的人口比陕甘宁还多两倍!”吕正操回忆说:“贺龙对毛主席为我军制定的战略战术理解得深,运用得也灵活。那时,无论战斗多么激烈,环境多么危险,贺龙总是那么沉着、坚定和自信。在冀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形,敌人已经打到离我们的驻地很近了,外面的枪炮很激烈,而贺龙同志却还叼着烟斗,悠然自得地与同志们聊天。记得有两次,正好我们从村子东头出去,敌人从村西口进来,就像换防一样。在我们主动出击或打伏击的时候,他也是同样的从容和镇静。”老将军接着说:“那时,一二 ○师勇猛顽强是出了名的,为冀中的部队做出了榜样,受到了人民群众的高度赞扬。”

  1939年8月,在贺龙奉命调离冀中前夕,吕正操惋惜地对他说:“贺老总,你知道,我过去是个旧军人,没有经历过土地革命,更没有经过长征的锻炼,对咱们八路军的这套东西还没有真正学会,本想还需要你继续帮助,但你却要走了!”贺龙听后哈哈大笑说:“你总是说你是个旧军人,就算是个‘小军阀’吧,那算个啥!我在旧军队中不也当过师长和军长吗?和你比我该算是个‘大军阀’了。但一走上革命道路,跟上了党和毛主席,就有了觉悟,就有了突变,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干啥?现在最重要的是跟着毛主席干革命,无论遇到什么也不动摇!”

  分手时,贺龙还嘱附吕正操,今后有事要多向聂荣臻司令员和上级党委请示报告,相信你一定能把冀中的事情办好。他还叮嘱吕正操:“毛主席对冀中很关心,你现在就可以写信给毛主席,把这里的情况向他汇报一下。”于是,吕正操遵照贺龙的指示,给毛泽东主席写了封信,汇报了冀中抗日根据地的情况。吕正操认为,冀中的部队能够长期坚持平原游击战争,能够经受住1942年日军发动的“大扫荡”,最后还能为党保存下几十万的战斗部队,这与贺龙和关向应的正确领导是分不开的。

  1939年,吕正操与白求恩初次见面的那天,他在司令部特地让炊事员为白求恩做了四个菜,还杀了两只鸡,这在当时算是最丰盛的招待了。可是还没等吃完饭,白求恩大夫就要求马上去工作。吕正操劝他先休息几天,他说:“我到中国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休息的。”说完便拿出了几份已经写好了的医疗计划给吕正操看。

  白求恩来到冀中平原时,正是战斗十分紧张和激烈的时候。在短短的四个月时间里,几次大的战斗他都参加了。让白求恩最难忘记的是,他在冀中度过了一个最有纪念意义的生日。3月3日,是白求恩的49岁生日,这也是他的最后一个生日。这年秋天,吕正操到冀西参加晋察冀军区会议时,又一次见到白求恩。当时,白求恩是因病到后方去休息,他听说吕正操也在这里,特意来看望他。虽然分别还不到五个月,但吕正操看到白求恩的健康状况不如以前了,他面容憔悴,身体虚弱,但目光却炯炯有神。

  在白求恩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特地把自己的一双长筒马靴和马裤送给了吕正操留做纪念。临终时白求恩说:“我惟一的希望是能够多做些贡献。”这句话多年来一直萦绕在吕正操脑海里。

  西安事变后,与张学良约定三天后见面,不料竟一别5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