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蓝军部队不当熊猫 坦克设伏包围红军指挥所

红蓝两军激烈对抗

红蓝两军激烈对抗


对抗演练中“蓝军”坚守防线。汝飞摄

对抗演练中“蓝军”坚守防线。汝飞 摄

  新华网专稿 (新华军事记者巩琳萌)10月的皖东某训练基地,山林的叶子已经开始凋落了。天才微微亮,南京军区某摩步旅旅长王鹏和副旅长韩笑,就踩着地上的碎叶和烂泥,在一个山坳的路口处走来走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这次,我想`斩首',直接端他们的指挥所。"旅长王鹏说。这位45岁的旅长高高瘦瘦,带着一副眼镜,留着板寸,看上去很是斯文;但是只要一张口说话,那低沉沙哑的嗓音就让人不禁有种压迫感。

  副旅长想了想,"要`斩首'可以,但有3个先决条件:第一,能找准对方的指挥所;第二,咱们的人和装备能进得去;第三,能藏得住。你看这三点现在咱能做到吗?"

  "嗯,关键是进得去,"王鹏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在这个路口绕了几圈、仔细琢磨了下地形,然后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回答韩笑,"我看那是没有问题。"

  看到这里,您可能会疑惑,他们这是在计划端掉谁的指挥所呢?原来,第二天这支摩步旅将和一支装备96A坦克的装甲团进行实兵对抗演练,对方是"红军",他们是"蓝军"。

  作为一支专业化的"蓝军旅",这支摩步旅在"好斗"的旅长的带领下曾经让不少"红军"吃过亏栽过跟头,这次当然也不想简单当个陪练。这不,旅长和副旅长就跟这儿琢磨着,要怎么再打个与以往打法不一样的漂亮仗。

  一、专业化"蓝军":专给"红军"找麻烦

  现在经常提到的"蓝军",又称假想敌部队,与演习中担当己方部队的"红军"相对,是军队战斗力的"磨刀石"。

  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假想敌部队是1966年以色列组建的外国空军模拟大队。以色列空军在经过与这支大队进行对抗训练后,作战能力大幅度提高,在随后与伊拉克的空战中,以1:20的比率重创对方。

  上世纪80年代,不少国家都建立起了自己的假想敌部队。人民解放军在吸收国际先进训练经验的基础上,建立了第一支专业化的外军模拟部队,进驻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此后,"红蓝"对抗便成为解放军实兵演练的一种常见形式。

  王鹏所在的旅是在去年受领模拟"蓝军"任务的。自那以后,这支普通的摩步旅摇身一变,成了"敌军"。

  受领任务后,王鹏头一次如此认真地思考自己所担当的角色。他1985年从南京大学经济学系毕业,放弃地方的录用,毅然从戎;虽然从地方大学中走出,可他身上却没有"学院气",更多的反而是军人的狠劲儿,旅里的战士说,王鹏平日总是脚蹬战靴、一身迷彩,战备背囊就放在办公室里、携行物资一应俱全。在入伍后的20多年里,他一直把自己当作一颗"上膛的子弹",在需要的时候就冲出去;这是第一次,自己的"身份"让他纠结--这"蓝军司令"该怎么当呢?

  王鹏的案头摆放着不少外军学术期刊和书籍,有些还是大部头全英文的。在过去的岁月里,这曾是他的兴趣,现在,却成为他的研究方向。看看美国的117旅、俄罗斯的32近卫团等这些世界知名的假想敌部队,对于自己应该做什么也就心里有数了。

  有人认为在以前的演习中蓝方总是负多胜少,是绿叶、是陪练、是沙袋。好胜的王鹏可不爱听这话,"我们不是沙袋,我们是拳头。"

  受领模拟"蓝军"任务后的第一场实兵对抗演练,王鹏对阵的是他的老领导、某摩步旅旅长金川。

  开打头一天晚上,王鹏给金川打电话叫板--

  "我要当老虎、做野狼,可不当熊猫供人观赏。"

  二、"蓝军"是怎样炼成的

  战斗力不是喊出来的。

  没有点儿底子,谁也不敢随便放狠话。

  王鹏自2006年担任旅长以来,在带兵方面有"铁手腕",带出来的队伍确实不太好惹--

  新兵战术基础动作训练常用橡皮筋替代铁丝网,许多新战士低姿匍匐时碰到橡皮筋也不当回事儿,动作容易走形变样;任凭班长在旁边喊着"姿势放低!放低!"照样屁股翘得高高的、杵得橡皮筋啪啪响。看到这样的情景,王鹏喝令把橡皮筋全部换成铁丝网。入伍训练结束后,新兵的作训服没有一件是完整的,都划着大大小小的口子;但是动作却都标准了很多。

  攀崖训练,是让不少战士头疼的课目,对于体力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王鹏专门把队伍带到陌生海域、几十米高的山崖旁边练习攀登。为了保障安全并提高效率,他几次跑到地方攀崖俱乐部和工厂去取经,最后设计了一个"抛绳器", 通过仿迫击炮发射器发射后,该器材在岸滩和冲锋舟上可将软梯抛射到25--45米高处,供5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同时快速攀登。

  部队轻武器射击多年来都是在平地上进行的。王鹏却主动加大难度,组织全旅进行俯仰角射击训练,自动步枪要求打卧、跪、立三种姿势,提高实战能力。

  另外,王鹏还要求全旅所有连队用12个小时,在30公里山路上完成25个课目的综合演练,途中设置有穿戴防毒面具快速通过染毒地段、3公里武装越野后直接进行轻武器应用射击考核、通过30米距离的山地高低桩和铁丝网等。高强度的训练,让一些人难以适应,甚至呕吐晕倒;有人劝王鹏把难度降低一些,可他却坚持全旅所有建制连必须完成这一训练。

  不过,王鹏也并非总是露着这"魔鬼"的一面。受领模拟"蓝军"任务后,在一场实兵对抗演习已经进入倒计时时,他却安排官兵看起了美国电影《小鬼当家》。

  战前心理放松?迷惑对手?谁也不知道旅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年轻人都爱看电影,更何况是这样轻松有趣的片子,大家笑得前仰后翻。

  末了,电影收场,站在一旁的王鹏悠悠地说了一句:别光看热闹了,想想电影里的"小鬼"是怎么对付"坏蛋"的。

  设置一道又一道障碍……哦,"小鬼"原来是个小工兵啊。

  三、"蓝军"的战斗力

  王鹏的"蓝军旅",第一仗就打出了名气。

  按说刚从普通摩步旅转型成为"蓝军旅"不到两个月,应该还处在适应期;而且对方"司令"是他的老领导,能不给点儿面子?

  王鹏丝毫没有给面子的意思:他组织"蓝军"在"红军"最可能开设指挥所的地方都埋上了炸药、设好了伏兵,逼着对方选择一条远离核心阵地、似乎不易被发现的地方开辟阵地,结果却又落入了"蓝军"预先设置好的火力口袋。

  再看"蓝军"的士兵们,把障碍设得密密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