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光烈:我军21世纪中叶将基本实现国防现代化

我军最新型武装直升机编队进行国庆阅兵合练。来源:人民图片网

我军最新型武装直升机编队进行国庆阅兵合练。来源:人民图片网

  本报记者 周 峰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60华诞即将到来之际,本报记者就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有关情况,采访了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上将。

  记者:梁部长,您好!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10月1日将举行国庆首都阅兵。对于这次阅兵,国内外十分关注,能否请您介绍一下阅兵准备情况?

  梁光烈部长:这次阅兵,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14次国庆首都阅兵。届时,数十个徒步和装备方队、上百架飞机、数百件新型主战装备,将通过天安门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前不久,我到阅兵村看了两次合练,感到受阅人员和装备方队训练水平很高,场面壮观、气势雄伟,令人振奋。

  这次阅兵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参阅力量齐全。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和武警、民兵预备役部队都有方队参加,涵盖了我国武装力量体系的各个方面。二是参阅装备先进。今年国庆阅兵的装备,都是受阅部队直接从部队带来的。这些装备都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其中大多是新型主战装备,技术战术性能先进,有的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集中展示了近年来我军武器装备建设的成果。相信大家看到这些装备,会感到很自豪。三是阅兵准备充分。从今年5月受阅人员和装备进驻阅兵村起,阅兵方队已进行了4个多月的封闭式训练,大的合练也搞了几次,可以说训练抓得很紧。四是官兵精神面貌好。尽管天气十分炎热,但受阅部队官兵士气高昂,训练非常严格,在单个动作、方队排面和整体协调等方面,始终坚持了最高标准。

  我们相信,这次阅兵,一定能够向党和人民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展示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的良好形象,壮我国威和军威。

  记者:新中国成立60年来,国防和军队建设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主要成就体现在哪些方面?

  梁光烈部长:60年来,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军经过长期艰苦奋斗,逐步由过去的单一军种发展到现在的诸军兵种,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水平不断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了辉煌成就。我感到这些成就主要体现在6个方面:

  一是思想政治建设不断加强。我军与西方国家军队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有党的领导、有思想政治工作这个特有优势。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我们继承和发扬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光荣传统,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坚持政治工作的生命线地位,大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确保我军经受住了各种风浪的考验,始终保持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二是现代条件下的防卫作战能力大幅跃升。我们十分注重适应形势的发展,依据国家安全的需要,加强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近几年,针对战争形态的演变,军委明确指出,要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进一步转到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上来,实现了军事战略指导的与时俱进。我军遵循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要求,大力提高核心军事能力,有力地维护了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三是体制编制不断调整优化。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军总员额550万,后来最多时达600多万。经过多次调整改革,我军朝着精兵、合成、高效的方向不断迈出新的步伐。目前,我军总员额230万,军兵种部队比例趋于合理,部队编成结构得到优化。四是武器装备水平实现历史性跨越。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军陆军装备大多是从敌人手中缴获的“杂牌”,海、空军装备数量很少,性能也很落后。现在,我们天上有军事卫星、先进战机,地面有新型主战坦克、各种火炮、导弹,海上有先进舰艇、潜艇,可以说西方发达国家军队拥有的装备类别,我军基本都有了,而且不少装备的性能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既体现了我军现代化水平,也反映了国家科技实力的巨大变化。五是军事外交成果丰硕,较好地服务了国家政治外交大局,服务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六是国防动员建设全面推进,国防动员能力显著增强,国防动员系统在平时服务、急时应急中发挥了特殊的优势和作用。

  记者:60年来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请问这其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梁光烈部长:这个问题问得好。应该说,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巨大成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归根结底是因为有党的军事指导理论的正确指引。以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领导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创新党的军事指导理论,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提供了科学指南和强大的思想武器。

  记者:能否再请您着重介绍一下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装备发展的历程?

  梁光烈部长:装备发展是一个热门话题。这也很自然,因为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60年来,我军装备发展大体经历了4个阶段:一是新中国成立后到上世纪50年代末,通过引进仿制,基本实现了我军武器装备制式化。二是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我们坚定不移地走自力更生之路,成功研制出歼8、强5飞机和导弹驱逐舰等大批常规武器装备。值得骄傲的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搞出了“两弹一星”,在攀登国防科技高峰的征途中创造了奇迹。三是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后期,我们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装备建设收缩战线,多研制、少生产;同时有重点地启动一批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研制,为我军装备后续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四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我军由半机械化机械化向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转变,武器装备加快发展,形成了以二代装备为主体、三代装备为骨干的现代武器装备体系。目前,三代主战坦克、歼10飞机、巡航导弹、新型驱逐舰和新型战略核导弹等高新技术装备已在一些部队列装。我们还将适应国家安全需要,继续发展更先进的武器装备,为我军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提供坚实的物质技术支撑。

  记者:谈到装备,自然要谈到战斗力。目前国内外很多人都非常关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能力,您对此有何评价?

  梁光烈部长:我军经过战争年代的千锤百炼及和平时期的长期建设,在衡量战斗力最基本的人和物这两个方面建设上都有很大提高。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我军是有强大战斗力的。特别是近年来,我军围绕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需要,大力提高官兵素质,加快发展高新技术武器装备,扎实开展实战化训练,信息化条件下的战略威慑和实战能力显著提升,确保了有效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

  记者:近些年来,我军先后参加了抗击“非典”、抗击南方严重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等一系列非战争军事行动,赢得了国内外广泛赞誉。您能否介绍一下我军参加抢险救灾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