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已成建制应用数码迷彩技术 多种装备采用

资料图:国庆参阅红旗7B防空导弹发射车采用新型数码迷彩

资料图:国庆参阅红旗7B防空导弹发射车采用新型数码迷彩

  梅金超 陶佑林 本报记者 别拓仑

  铁流滚滚,气势如虹:身着数码迷彩高科技“新装”的一个个装备方阵,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盛大阅兵式上以威武雄姿驶过天安门广场,成为世人瞩目的一道独特靓丽风景。从开国大典到此次大阅兵,我陆军受阅装备外观颜色完成了从“万国牌”、军绿涂饰、传统迷彩到数码迷彩的几次大跨越。由我军伪装技术专家成功研制的数码迷彩新技术,不仅已实现了成建制、大批量、多种类主战装备的系列数码迷彩应用,而且在自动化作业等前沿领域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受到国内外业界高度评价。迷彩、数码迷彩,其军事价值几何?战略意义如何?下面请随记者一同来对话取得可喜创新成果的总装工程兵某研究所的专家们。

  兵之诡道“谋智于上”

  记者:战略伪装,历来是各国兵家极为重视的一门示形用谋的高层次军事艺术,特别在今天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对抗中尤其重要。请从科技的层面谈谈其历史渊源及世界上有关迷彩伪装技术的发展状况?

  刘建勋(高工):在数千年的战争实践中,伪装不断被兵家运用和升华。今天,迷彩伪装技术已成为代表一个国家战略伪装技术水平的重要标志。

  蒋晓军(高工):可以说自人类有战争以来,伪装便随之出现了。然而囿于技术原因,伪装真正得到广泛运用还是始于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各国兵家意识到伪装的重要作用,并开始在战争中大量运用伪装手段来保护军事基地和重要战略目标,伪装手段也开始由原始的利用自然就便器材发展到使用伪装网、角反射器等制式器材,并且出现了专门从事伪装行动的工程部队。现代迷彩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已经得到了划时代的发展。

  刘建勋:从军事意义上说,作战时因为应用了迷彩技术,可以使伪装和隐蔽能力大大增强,可以使有生作战力量得到有效的保护。起初像英国的“雄性”坦克已采用黄褐色、褐色和绿色实现三色可见光迷彩,至今在英国伯明顿坦克博物馆还能够看到;德国陆军也采用了三种颜色构成“光与影”的迷彩,其经验与思路对以后各国迷彩伪装技术的发展均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后来迷彩新技术得到迅速发展,欧美国家几乎在各类武器装备上均广泛应用各种类型的迷彩伪装,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已率先实现了三色变形迷彩的标准化和规模化应用,使战斗力和保障力实现了巨大跨越。

  信息伪装“兵以诈立”

  记者: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作战往往会呈现所谓战场“单向透明”,全方位、大纵深、多层次、高效能的立体侦察监视体系会极大地提高战场情报获取能力和水平,而战略目标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战时可能被随时摧毁,在这种态势下迷彩伪装这个战场“魔术师”如何发挥其作用?

  田启祥(高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今天,数码迷彩伪装术可谓独领风骚。所谓数码迷彩,是当今综合运用先进技术手段的新一代迷彩伪装,它以人类对图形的视觉心理感受特性、数字成像点阵特性,以及人眼视觉对目标识别特性等作为设计依据,可对背景颜色、纹理和层次等细节信息进行高度仿真,并以数码“点阵”形式在目标表面呈现出来,所以被称为数码迷彩或像素点阵迷彩。

  蒋晓军:数码迷彩能够有效地实施现代战场信息对抗,尤其是对付高分辨率航空与航天光学侦察,代表了当今迷彩伪装技术重要发展方向。目前,美国、加拿大、荷兰等许多国家均已掌握数码迷彩伪装新技术,其应用范围正在加速向数码迷彩伪装服及坦克、飞机、舰船等重要目标拓展。

  隐真示假“重谋于术”

  记者:迷彩伪装是兵家隐真示假的重要手段,与传统迷彩术相比数码迷彩具有哪些优势和特性?

  谢卫(高工):目前传统迷彩已发展和应用了近一个世纪,它在实际应用中是根据不同的目标和背景特点,来采用保护、仿造和变形三种迷彩方式,由于武器装备的活动地域经常变换,通常又采用变形迷彩。这些传统迷彩主要由较大的不规则斑点或条纹组成,斑点较大、边缘圆滑,视觉区分度较强,主要适用于对抗近距离、较低分辨率的照相侦察、微光夜视和近红外照相侦察。然而,随着现代侦察探测技术的空前发展,高技术航空或卫星成像侦察分辨率足以分辨出0.1米尺寸的物像,所以传统迷彩伪装已难以对付高分辨率航空和卫星成像侦察。因此,数码迷彩新技术应运而生。

  田启祥:数码迷彩斑点彼此交错、并置,可外围内包,它立体感和凹凸感很强,模拟自然背景更为形象生动和确切,极易使观察者产生“视错觉”,因而在不同的侦察距离、不同的环境背景下均有良好的伪装效果。从近距离看,数码迷彩图案可与丛林或沙漠等背景中的树叶、碎石或细沙等不规则轮廓相融合,使人难以从“背景”中提取这些特异“图形”;从远距离上看,数码迷彩图案能够达到传统大斑点设计要求的变形效果,不同颜色的斑点可产生空间混色,极易与周围背景相融合,使敌航空与卫星成像侦察真伪难辨。

  战略伪装风光无限

  记者:侦察探测与迷彩伪装始终是“矛与盾”的对抗关系,未来迷彩伪装在信息化战争和战略性对抗中实战效用如何?其发展将呈现哪些新趋势?

  房旭民(研究员):未来信息化战争中,由于战场信息获取能力越来越强,侦察手段越来越先进,所以使伪装手段和器材开始向多功能、通用化、系列化、智能化等方向加速发展,使双方对抗呈现出系统与系统、体系与体系的综合对抗。据外军学者统计,在现代战争中当综合运用2种欺骗方法时,成功率为88%,而综合运用3种以上欺骗方法时,成功率则可以接近100%。所以,未来战略伪装发展可谓风光无限。

  王引龙(高工):而今,世界高技术侦察探测还呈现出侦察平台全维化、分辨能力精细化、侦察与打击一体化等重要趋势。因此可以预见,未来迷彩伪装必将会随着侦察波段的拓展、分辨能力的提升,逐渐向红外迷彩、变色迷彩和自适应迷彩等几大重点方向快速发展。

  未来战场,各种热红外成像侦察装备将得到广泛应用,所以要求迷彩伪装必须具备能够对抗热红外成像侦察的能力;由于信息化战争条件下远程跨区机动作战成为可能,就要求迷彩伪装必须具有随活动地域、季节、天候等变化而适时变化的能力,以实现与动态背景全时域高度融合,所以变色迷彩前景广阔;而自适应迷彩,则主要针对复杂电磁环境,由于未来面临的侦察探测威胁瞬息万变,要求迷彩能够真正实现“同色同谱”的设计理念,以更好地对抗高光谱成像、激光探测、偏振探测等侦察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