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晚会光立方节目导演:军人太有战斗力了

祖国给我一个舞台,我为祖国添一分光彩。(李志涛摄)

祖国给我一个舞台,我为祖国添一分光彩。(李志涛 摄)

  李志涛 本报记者 夏洪平 特约记者 马仕府

  摇曳的绿色橄榄枝幻化成张张笑脸,“笑”出“祖国万岁”4个大字;国旗杆如巨椽之笔,在“光立方”上画出巨幅鸽子图案,振翅欲飞……

  10月1日晚,天安门广场国庆60周年联欢晚会上,堪称世界之最的“光立方”表演,美轮美奂,精彩绝伦,给万众欢腾的祖国奉献上一场经典的视觉盛宴。一位中央领导评价说:“‘光立方’是最精彩的一笔,构思好,色彩艳丽,动作整齐,为联欢晚会添了彩。”

  近日,记者走进“光立方”节目导演组和担负表演任务的北京军区某机械化师,记录下一个个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光立方”开创广场艺术新样式

  “光立方”表演指导、协调小组组长、北京军区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廖可铎告诉记者,所谓“光立方”,就是以天安门广场国旗旗杆为中心,由4028名表演人员和4028棵“发光树”组成一个100米乘90米的表演区,进行光艺组图及主题烟花绘画表演,从空中俯视就像是液晶电视的屏幕,整个演出长达100分钟,集中表演时间25分钟,是国庆60周年整个联欢晚会的核心节目。

  这些“发光树”没有树叶,只有一根“树干”和126根小树杈,每个树杈都是会发光的LED管(即发光二极管),树杈内设近2000根程序线,可通过电脑操作变换7种颜色。“树干”可以伸缩,最高2.3 米,最低1.3米,并能左右摇摆。表演者站在“树”下,用手持的道具配合“发光树”按照导演的指令进行表演。

  联欢晚会执行总导演甲丁说,“光立方”运用了最先进的舞美光电技术,融入了诸多的中国元素,表演形式、道具数量和品种在国内外大型活动节目中尚属首次,创造了广场表演艺术的最新形式。

  首先,一般的广场表演是段落性的,即一个精彩的片段表演完就结束了,而“光立方”表演是从头至尾,贯穿整个晚会各个篇章。其次,它的表演人数有4000余人,占地面积9000平方米,根据不同的主题,在不同时间段配合烟火和群众联欢表演,变换不同的图案和色彩,呈现给观众极为丰富的视觉效果,如此大型的表演群体和表演形式创造了新的纪录。

  “‘光立方’是目前为止,全世界最大的可用于移动表演的LED屏。”节目导演杨光介绍说,“光立方”表演由865幅流水和静止画面组成,这些画面全靠队员移动、蹲立、摇动呈现,平均每人要完成 1211个动作。发光树、花球、树叶、鸽子哨……每个队员的道具多达15件,总重25公斤。与同类方阵相比,“光立方”道具量多,动作最多,杨光表示,“光立方”将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业余演员奉献最专业的水平

  “这支部队的官兵太可爱、太有战斗力了!”说起担负表演任务的官兵们,导演们众口一词。

  甲丁介绍说,“光立方”设计方案刚出来时,导演组都觉得难度太大不可能完成,联欢晚会总导演张艺谋看后说,这个方案只要能完成四分之一,你们就是最棒的。导演组做好了思想准备,实在不行就砍内容。

  没想到的是,部队官兵愣是在25天把所有基础的大样都排出来了。不仅完成了导演的所有原始创意,还逼着他们捉摸更好的方案,增加了很多新的东西。比如中国结,原先就是一个平面展示,后来又加入了很多编织的动作。鸽子本来是在树中飞,后来又加入了跟树的互动,用凹凸展现时隐时现。

  据介绍,“光立方”涉及的图形变化共800多个,而最初的设计方案中,只有200多个图形,官兵们超强的表演能力,激发起导演组的创作热情和动力,增加了大量新的图形变化。

  6月下旬,这个师接到担负“光立方”表演的任务,此时距国庆正式演出仅3个来月了。为了不辱使命,他们主动与导演部联系,邀请编导人员到部队,对全师精心挑选的625名小教员进行集中培训。令导演组没想到的是,原定7天的训练5天就完成了任务,官兵们高昂的参演热情,让导演组找到了演出成功的信心。

  事实上,参演官兵是从该师成建制组织的,都是业余演员,很多官兵音乐节奏感不强、舞蹈基础较弱。从业余向专业的跨越,渗透着官兵们的辛勤汗水和智慧结晶。

  就拿背训练指令来说吧。翻开人手一本的“训练指令”表演手册,记者看到,足足300多页的手册像过去的“密电码”本,密密麻麻的全是数字和图案,而且基本上每个人的内容都不一样。所有指令,官兵们都要背得滚瓜烂熟,而这只是官兵们要克服的困难之一。

  “是官兵们创造了奇迹,拿出了专业演员也无法比拟的精彩表现。用什么样的辞藻来赞扬他们,都显得苍白和无力。”演出成功后,甲丁激动地对记者说。

  排练场上演“士兵突击”

  整个节目大约480余万个动作,平均每人1200多个,最多的达2000余个。表演全程,每名官兵要换9种道具和3套衣服,为了精确显示不同的图案、文字、焰火,官兵们动作间隔时间最短的仅1秒……

  “动作变换多,失误概率大,对参演官兵的智力、体力、毅力、反应能力都是巨大挑战。”一直在现场指导“光立方”排练的副指挥、北京军区某机械化师师长刘振立感慨地对记者说,官兵们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顽强作风,在排练场上演一出生动的“士兵突击”。

  七八月的北京骄阳似火,排练场地表温度最高时达到47摄氏度,官兵们每天平均训练13个小时,晚上都要排练到午夜以后,衣服不是被汗水湿透就是被雨水淋透,几乎没有干过。

  在不足1平方米的发光树下排练,官兵们每天下蹲、起立、举道具,做动作多达上万次。有的手臂和脸部被道具划伤,膝盖被地面磨破,关节肿痛更是“流行病”,但没有一人叫苦叫累,没有一人降低训练标准。

  一次排练,上等兵金振军不慎被烟火杆上的钉子扎伤脚,顿时血流如注,疼痛难忍,但他咬牙坚持,直到整个排练结束才去卫生队包扎。脱下鞋袜,鲜血已浸透了鞋垫。第二天,他强忍疼痛,仍然走上排练场。为了避免出错“冒泡”,官兵们主动要求开展“蒙眼训练法”。训练时,用眼罩蒙住双眼,完全靠听音乐节拍,准确拿起相应道具,做出正确动作。蒙上双眼,训练难度加倍,但官兵们硬是闯过了这道难关,表演水平实现飞跃。

  10月2日,参演官兵撤离京郊某训练基地,导演们列队欢送,把一束束鲜花塞到官兵们手中。导演于克对记者说:“他们最了不起,也最有资格接受鲜花和掌声。”

  预备队员要多掌握4倍动作

  “我揣着在天安门为新中国60华诞献礼的梦想来到北京,但由于表演需要,我被编为预备队员。我不伤感失落,预备同样光荣。”这是预备队员、装甲团三级士官冯金凯的心灵独白。

  在排练场上,有一个戴红色号码的特殊群体:172名预备队员。也许,他们最终也不能在天安门前展示风采,但他们却和正式队员一样训练。

  由于整个表演方阵有800多个不同动作区域,这些预备队员的排练量不仅一点不少,还要比正式队员多掌握4倍以上的动作,才能应对不同区域角色替换的需要。